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學網 > 小說庫 > 重生 > 法醫狂妻護嬌夫

更新時間:2019-11-29 11:01:17

法醫狂妻護嬌夫 已完結

法醫狂妻護嬌夫

來源:閱文作者:小凌兒分類:重生主角:伊芙蔣煦瀚

火爆新書《法醫狂妻護嬌夫》由小凌兒所編寫的重生言情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伊芙蔣煦瀚,書中主要講述了:上一世,伊芙是才名遠播的天才名法醫,游走在尸骨間屢破奇案,格斗、醫術、射擊……樣樣精通,讓大佬們聞風喪膽。這一世,她的執念只有他,只想彌補上一世對他的傷害,好好護他、寵他、愛他!且看智商超群情商負數的...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千鈞一發之際,伊芙自門縫里伸出一手拉住房門猛力一拽,另一手抓住張銘關門的手反向用力一擰,下一秒,張銘的手就被伊芙緊鎖在身后,整張臉壓在門上。

“你到底是誰?你要干什么?”張銘掙了一下沒掙脫,心中大駭,忍不住驚恐地大喊出聲,“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B大的副教授,你這么做就不怕受到學校的處分?”

伊芙看著他冷嗤一聲,手上力度加大,瞇起的眸子漸冷,聲音里的寒意仿佛瞬間就能讓人被凍起來,“張副教授剛才在醫學系看了半天,你會不知道我是誰?看到我就這么慌里慌張地要關門,怎么,心里有鬼?”

張銘只覺自己的手臂都快斷了,疼得冷汗直流。

可饒是這樣,也沒有少女話里的意思讓他來得心驚膽戰。

“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張銘下意識地就反駁道,“我只是以為你是歹徒,一時害怕才急著進屋的。”

“呵。”伊芙冷笑一聲,手上一個使勁將張銘往屋里一推。

張銘一個趔趄摔倒在地,剛得了自由還來不及反應,就聽“咔嚓”一聲,他的右手手腕上多出了一副手銬,而手銬的另一端被拷在了飯廳的實木餐桌桌腳上。

一切都不過是在轉眼之間,張銘面色慘白,冷汗直流,他拼命克制著自己內心的驚恐,指尖卻在微微發抖,“你、你到底想怎么樣?我……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副教授,我什么都沒做過……”

“什么都沒做過?”伊芙蹲在他身前,一手揪住他的頭發把他的頭抬起來,一雙冷然的眸子直勾勾地盯著他,“你以為你注銷了她的手機號碼,刪掉所有的信息就沒人能查到你們之間的關系了?她肚子里還懷著你的孩子你知道嗎?”

張銘心里咯噔一下,瞪大雙眼不敢置信地看著伊芙。

信息……她怎么會知道?

他咽了咽口水,強壓下心底的恐慌,“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伊芙黑眸中閃現了一道冷厲的光芒,她隨手打開背包拿出幾張紙散落在張銘的面前,很平靜地開口:“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她那么相信你,為了你休學,為了你付出她的一切,甚至是她的生命。”

張銘看著眼前的那幾張紙,渾身一軟,頹然地癱坐在地上。

那幾張紙上,滿滿的全是他和江舒綰交往的那一年里發過的信息,包括他的甜言蜜語,包括他勸江舒綰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包括他哄騙江舒綰辦理休學手續,還有,殺她的那天晚上約她去草坪那邊的信息。

完了,一切都完了!

張銘的臉上隱隱露出一絲絕望,寒意遍布全身,他嘴角動了動,“你怎么會有這些?”

這些信息他早在一年半前就刪掉了,時間都過去了這么久,這個女人怎么還會查到?她,她到底是什么人?

伊芙面無表情地站起身來,看著張銘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這種事情,很難嗎?”

不過就是在網絡上黑一點資料而已,對于虎鯨來說,也就是敲幾下鍵盤的事。

她一直對活人的事情不甚感興趣,可再怎么淡漠,骨子里的嫉惡如仇也還是和蔣煦辰她們一樣的,要不然她也不會在成為法醫之后還答應接任自家老媽在虎鯨里的位子。

在這個世界上黑暗面太多,兩世加起來,為了錢、為了權、為了情、為了爭一口氣……各種各樣的殺人動機數不勝數,甚至還有的人殺人純粹只是滿足內心那種對于血的渴望。可即便是已經見過了這么多,對于張銘這種為了自己的前途,不惜欺騙殺害一個一心愛著他、還懷著他孩子的女人的人,伊芙還是忍不住有種想要親手了斷了他的沖動。

張銘對上伊芙冷得沒有一絲感情的目光,心中惶恐不已,他想要逃跑,卻被銬住了右手連站都站不起來,只能任由那鋪天蓋地襲來的恐懼將他淹沒。

不!

他好不容易才爬到這個位置,怎么能就這么被毀了!

張銘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抓住心里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急切道:“就算我和江舒綰交往過,就算她懷了我的孩子,就算我那天晚上叫她出去了,那也不能證明就是我殺了她,你根本就沒有證據!”

伊芙低垂著眸子看向他,一雙眼睛似浸了寒霜般,殺意凜然。

她是真的想殺了他!

張銘只覺渾身的血液都被凍結了般,想要往后退,卻發現手腳根本就不聽使喚。

他顫抖著聲音結結巴巴說道:“你、你想干、干嘛?殺、殺人可是……犯法的……啊——”

后面的話沒說完,伊芙突然上前一步踩在他放在地上的手背上,堅硬的鞋跟用力碾了碾,張銘登時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

直到聽到一聲清脆的骨裂聲,伊芙才慢悠悠地收回腳,冷漠無動于衷地俯視著猶如一灘爛泥般軟倒在地的張銘。

“韋萱寧,燕城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院長的獨生女,是你現在的未婚妻吧。”她一字一頓慢慢地開口,“兩年前你就瞞著江舒綰開始追求韋萱寧,一邊用著江舒綰打工賺來的錢給院長女兒買各種禮物,一邊還哄騙著她替你做免費保姆和槍手。你被提拔為副教授的那篇論文根本就是江舒綰寫的,我說的沒錯吧?”

張銘聞言瞳孔驀地緊縮,此刻的他害怕得都已經感覺不到手上的劇痛了,整個人猶如寒風中的樹葉般瑟瑟發抖。

伊芙還在繼續說著:“就在韋萱寧終于接受了你,答應幫你在醫科大附院里謀求一個主任醫師的職位時,江舒綰卻懷孕了,她不愿意聽你的話去打掉孩子,一心一意就想著嫁給你和你組織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而你,為了自己的前途,騙她辦理休學手續后約她到草坪殘忍地殺害了她!張銘,你根本就不配當個人。”

“不!不是的!”張銘整個人都崩潰了,他拼命搖頭大喊著,“我沒有!你根本就沒有證據!你只是在胡亂猜測而已!”

“證據?”伊芙輕笑一聲,“證據不就在你這屋子里嗎?就是韋萱寧在你正式成為醫科大附院的主任醫師時送給你的,全球獨一無二的訂制手術刀。我想,那把手術刀的金屬成分也是獨一無二的吧。”

小說《法醫狂妻護嬌夫》 第19章 這種事情,很難嗎?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科幻小說
  2. 玄幻小說
  3. 懸疑小說
  4. 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