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繁花灼灼落桃夭

更新時間:2019-11-26 10:45:57

繁花灼灼落桃夭 連載中

繁花灼灼落桃夭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池有荷華分類:仙俠主角:云桃夭莫栩

《繁花灼灼落桃夭》講述了主角云桃夭莫栩之間的愛情故事,小說情節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她被正派人士稱為“女魔頭”,害死恩師被仙界推下誅仙臺,死無全尸。他是正派人士口中的“皎皎君子”,為她損了大半修為只為護她一魄。她重生后,再次與仙界為敵。他說,這一次他會始終站在她身邊,無論前路是否直通...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行走幾日,云桃夭終于走出姑蘇來到金陵。一到這里,云桃夭就感覺到渾身疼。這里是七大修仙門派之首津渡小樓的所在地,當初她在津渡小樓里經常犯忌被師父罰跪罰抄罰不吃飯罰緊閉。以至于現在見到津渡小樓弟子們標志性的藍色長袍還是會瑟瑟發抖。

一進金陵城門,就見到有許多人圍在一個柱子旁看著什么。

云桃夭本身愛湊熱鬧,拉拉衣領遮住臉去看究竟。

原來這些人正圍著一個告示指指點點,告示上畫著一個兇神惡煞的女子,旁邊還點了很多嘆號。

“這是誰啊?”云桃夭皺眉。

旁邊一大叔接話道:“這就是云桃夭啊!據說她已經重生,現在化身厲鬼,到處抓人吃補充損失的靈力!”

“啥?!”云桃夭吃了一驚,怎么自己才剛重生,又有這么一大口黑鍋扣在她的頭上?

大叔見云桃夭似乎感興趣,接著說道:“這個告示就是金陵城散仙貼嚇的,就是提醒我們這些老百姓不要在晚上出門。據說云桃夭重生的事情都驚動了津渡小樓,仙督莫栩都出來尋了!”

云桃夭臉色有些不好看,按理說自己復活也不超過十日,究竟是誰又用她的名號到處招搖撞騙。

大叔說到最后,又提醒云桃夭小心。云桃夭心不在焉地看了一眼告示上的圖畫,無奈撇撇嘴。究竟是誰把她畫的這么丑,本尊站在這里都沒有人發現。

既然已經驚動了莫栩,自己也不能留在這里過多時日。

她想隨便尋了一家酒家,思慮吃完晚飯匆匆趁夜趕路。走了幾步,“好人家酒家”五個字映入眼簾,她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十年前她硬拉著莫栩進去喝酒詢問店小二魔教的場景,仿佛還在昨日。

云桃夭猶豫著要不要進去的時候,一道藍色的身影突然在酒家門口停住。俊秀的面龐,緊緊抿在一起的薄唇。他的左手緊緊握著佩劍“瓊琚”,手背上隱約可以看到齒痕,那是云桃夭十年前咬下的。

莫栩……

云桃夭慌忙躲到身旁的柱子后面,偷偷看向他。七年前自己連累他受罰,自己不能再與他相見。

莫栩似乎沒有發現云桃夭,他的目光集中在酒家的招牌上,眼神冰冷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他嘆了口氣,提劍離開。

云桃夭松下一口氣,感覺到后背一陣涼風,慌忙抽出微承抵擋,一枚銀針直直釘在微承之上,下面還有一張紙條!

云桃夭四處查看,并沒有發現發射銀針的人,于是目光再次集中在紙條上。上面只寫了四個字“子時丁府”,落款居然是給云桃夭。

按理說她重生的事情應該還沒有人知道,這個寫紙條的究竟是何人?難道與這些傳謠有關系?

帶著一肚子疑問,子時云桃夭來到丁府。

這個丁府,是金陵唯一一家修仙世家,丁家子女不少都是津渡小樓的弟子,因此偶爾金陵有妖靈襲擊,丁家會首先去解決。

云桃夭站在丁府門口,里面黑黢黢一片并沒有亮燈,按理說這個時間整個丁府應該都休息。她靠著一旁的樹打哈欠,好幾次都差點睡著。

站了大約半個時辰,云桃夭實在撐不下去,捏訣縱身跳上丁府圍墻,突然一個激靈清醒過來!

丁府人被整齊排在院子里面倒吊著,一個個面目可憎地已經死去多時!

云桃夭顧不得其他,翻身進了丁府,去看倒吊著的人,他們渾身慘白,眼睛大睜著,身上的血被放空,體內也沒有內丹的痕跡!

這些人的死狀,和十年前那轟動仙界的魔教嗜血事件一模一樣!

云桃夭向后退了幾步,一下子撞到了一個巨大的水缸,只是水缸里面并不是水,而是丁府人的鮮血!

究竟是誰?

就在此刻,身后丁府的大門被推開,云桃夭轉頭,只見莫栩握著瓊琚站在那里,目光帶著殺氣望向她!

糟糕!我又被算計了!

云桃夭反應過來,轉身就要逃跑。誰知莫栩步伐飛快略到云桃夭身前,拔出瓊琚就刺向云桃夭!

云桃夭顧不得其他,側身躲避。緊接著又是一劍刺來,她抽出微承直直抵住瓊琚!

莫栩微怔一下,眼神瞥向竹筆,眼睛落在微承兩個字上面,慌忙收了劍,向后退了幾步上下觀察云桃夭一番,不敢相信地開口道:“你,回來了?”

“我不是!”云桃夭像是被人抓住小尾巴一樣擋住臉就要逃走,卻被莫栩一把抓住手臂!

“云桃夭,是你!”方才還有些疑惑,現在莫栩更加確定,這就是云桃夭。

云桃夭做夢也想不到重生后同莫栩見面的場景和見面第一次的場景如此相似。莫栩拉下云桃夭擋在臉前的手,云桃夭也不再逃避,直直地將目光遞過去。莫栩的目光輕閃,手上的力道加大了。

云桃夭吃痛地拍了拍莫栩的手,示意他松開后,無奈地揉揉手腕道:“怎么多年沒見,你能一眼認出我?”

“這些是你做的?”莫栩無視她的問題,指了指丁府的那些人。

云桃夭對莫栩翻了個白眼:“怎么可能,我才剛重生。”

“走!”莫栩立刻拉住云桃夭的手就要離開。

云桃夭皺眉想問他怎么回事,身后又響起急促的腳步聲。她顧不得其他,任由莫栩拉著她飛出丁府。

他們丁府門外的大樹上,見到一群藍色長袍的人匆匆進入丁府查看那些人的情況。

“好險,還好是你發現我,要不然他們又要叫‘女魔頭殺人了’。”云桃夭學著那些人的語氣吐槽。

莫栩皺皺眉,道:“七年未見,你還是沒變。”

“怎么變,我這七年都在靈魂飄蕩,尋找我的魂魄。現在雖然重生,但感覺好像還少了一魄,所以有時候會體內靈力亂竄。”云桃夭聳聳肩。

莫栩平靜道:“我知道,因為你那一魄在我那里。”他說的如此云淡風輕,卻不曾讓人知道他為了這一魄差一點丟了性命。

云桃夭伸出手要莫栩把魂魄還給她,莫栩并沒有理她,而是好奇今日這一切是誰做的。思來想去,他決定先帶云桃夭回津渡小樓藏起來,免得她在路上到處亂晃被人認出來再扔一次誅仙臺。

云桃夭不贊同莫栩的提議,她認為去了津渡小樓更容易被人認出來,而且現在在金陵突然發生這種事,一定會被人誤會。

“既然這個陷害你的人知道你已經重生,接下來一定會再在這里做出什么事情,你不準備調查嗎?”莫栩難得說了這么多話。

云桃夭猶豫著,眼前突然閃過一個黑影,她趕忙和莫栩追上去,但是那人動作極快,追了一段距離后再也見不到身影,反而還引起剛剛在丁府查看的津渡小樓的眾弟子,他們也跟著追過來,卻見到莫栩跟云桃夭站在那里。

云桃夭害怕被人認出,轉過身躲在莫栩身后。

眾弟子對莫栩行禮后,目光都集中在莫栩身后的云桃夭身上。莫栩冷著臉道:“這是我方才從黑衣人手中救下的散仙。她身受重傷,我要帶她回去療傷。”

“那既然如此,讓弟子們幫忙吧!”眾人都想在仙督面前表現,卻被莫栩斷然拒絕。他讓弟子們先回去稟報丁府的事情,自己隨后在跟上去。

眾弟子們領命離去,云桃夭一副見鬼的模樣上下打量莫栩,還伸手揪揪他的臉,確定沒有被施展化身咒,這才嘖嘖稱其道:“沒想到堂堂正正的悶葫蘆莫栩公子,竟然也變得如此撒謊不眨眼。”

莫栩額頭上青筋跳動一下,冷聲道:“跟某人學的。”

“某人……”云桃夭才反應過來說的是她,跳著就要打莫栩。莫栩輕松躲過,向前大步走去。云桃夭不甘心向前追,但是無論她怎么努力也打不到莫栩。這才想到,十年前自己也是跟他這般打打鬧鬧。

那時候的莫栩可真是悶得說不出幾個字來。

如果能回到那個時候便好了,齊煙臺還在,自己還是一個靈術不高,過得隨心所欲的小姑娘。

突然云桃夭想起什么,停住腳步。莫栩感覺到云桃夭異樣,轉頭看向她。她指了指自己道:“你們津渡小樓的人都認識我,我這樣回去豈不是自投羅網?”

莫栩點頭稱是,隨后從懷里掏出一個狐貍面具遞給她道:“那你就戴上這個。”

云桃夭捧著狐貍面具,意識到這是她當初為了賠禮道歉送給莫栩的面具,因為她說他們同樣是冷著一張臉。當時莫栩還說回去就把面具丟掉,卻不曾想居然留了將近十年的時光。她似笑非笑戴上面具,輕聲嘟囔道:“沒想到當初的禮物現在還能用到。”

莫栩捏訣,一把扯著云桃夭御劍飛向天空。多久沒有被莫栩帶著飛在天上,云桃夭感覺自己仿佛在做夢一般。

今晚月色真好,就像是他們兩個相遇的那個夜晚。她閉上眼睛,十年前的情景歷歷在目。

小說《繁花灼灼落桃夭》 第4章 故人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懸疑小說
  2. 歡喜冤家小說
  3. 未來小說
  4. 虐戀情深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