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學網 > 小說庫 > 職場 > 商海沉浮錄

更新時間:2019-11-14 14:44:31

商海沉浮錄 已完結

商海沉浮錄

來源:快閱聯盟作者:小橋老樹分類:職場主角:侯滄海熊小梅

主角叫侯滄海熊小梅的書名叫《商海沉浮錄》,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小橋老樹最新寫的一本職場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山南省首富侯滄海傳奇創業故事。主人公侯滄海出身于國營企業工人家庭,1999年大學畢業后分配到政府工作。從政府辭職后投身商海,每一次挫折都成為他前進的動力。經過十年創業,最終成為山南省首富,并在茫茫人海...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周永利見兒子出現了“想辭職”的不好苗頭,勸道:“不管你有多么大的想法,飯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就算以后闖天下,也不影響先找一份好工作,到時候隨時可以辭職。找工作很難,辭職容易,真要辭職,沒有誰能攔住你。你是聰明人,應該懂得什么東西拿到手里才穩當的道理。更何況,你這次有可能分到政府工作,憑你的能力肯定會當官,到時將熊小梅調過來也就不是難事。退一萬步說,就算要辭職,也得看你和熊小梅誰的工作更好。我不是干涉你的選擇,只是作為當媽媽的,有權利提出我的建議。”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周永利最疼愛兒子,也最了解兒子,知道如何說服這個犟拐拐。果然,母親說出這一番話,侯滄海沒有再提出明確的反對意見。

回到廠里,周永利安排道:“明天中午周叔要過來吃飯,下午到那個領導家里去,你去買幾瓶啤酒和煙,拿一包袋裝花生,好下酒。”

廠區里有福利社,專賣各種副食,是以前國營老廠礦的便民措施。如今福利社早就垮了,名字被繼承下來,經營者也是以前的人。侯滄海在五六歲便開始承擔家里打醬油任務,當時是買兩三毛錢的散裝醬油,后來逐漸承擔起更多購物任務。這是很多廠礦子女都有的成長經歷,是不是廠礦子女,問一問有沒有打散裝醬油的經歷便清楚明白。

與福利社老阿姨打了招呼,正在等著老阿姨拿貨,一個性感豐滿的女子走了進來,叫了聲姐,要買一包煙。侯滄海見到來者有些尷尬,還是點了點頭,叫了聲“高姐”。高姐有一個非常洋氣的名字,叫高克芊,她上下打量侯滄海,笑道:“滄海,還在打醬油啊。”

聽到這聲招呼,侯滄海微弱的尷尬便消散了,道:“高姐,還抽煙啊,現在抽煙不流行了。”

高克芊撕開香煙,放了一枝叼在嘴上,道:“老姐抽煙不是為了時髦,是生活需要。”

侯滄海提著煙酒和花生走出福利社時,高克芊站在門外似笑非笑望著他,道:“這幾年很少見到你,大學要畢業了吧,大學畢業不要分回廠,這里就是一個大染缸,跳進來,以后就難說了,爬出去都是一身蛆。”

侯滄海道:“如今大學畢業分配是雙向選擇,我正在聯系工作,暫時沒有回廠的打算。”

高克芊吐了一串漂亮煙圈,道:“回廠的時候,有空到姐家里來玩,還是原來的老房子,沒有搬家。一個人住,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侯滄海道:“聽說你出去一陣子,怎么又回來了?”

高克芊紅色嘴唇撇了撇,道:“我以前辦的是停薪留職,現在時間到了,自然回來。外面世界不好混,還是在廠里舒服,雖然錢少一些,但是沒有太大壓力。人這一輩子,就得對自己好一些,天天累成狗,不劃算。”

侯滄海如今有了心愛的女朋友熊小梅,自然不會到高克芊家里,敷衍了兩句,便與高克芊分手。走了一陣,他回頭望了一眼。高克芊應該已經滿了三十歲,仍然腰身苗條,胸膛豐滿。想起幾年前的事情,他忍不住咽了口水。

高克芊在廠區有一個響亮的綽號——公交車。侯滄海至少在十歲時就在餐桌或其他場所聽到青工們或神神秘秘或明目張膽地談論這個綽號。最初聽到這個綽號時,侯滄海深為不解,為什么會把高克芊叫做公交車。后來才知道公交車的意義是誰都可以上。

在自己十五歲那年,侯滄海更是明白了這個綽號的意義,在明白這個綽號意義之時,他也將人生中真正的第一次揮灑在高克芊身上。每次想起當年的那件事,他就深為慚愧,因為人生第一次他做了送奶工,送奶工也是廠里的典型譬喻,實質上就是嚴重早泄。送奶工每次來到廠區,總是將牛奶放在訂奶戶大門外的小紙盒子里。廠里人用這種行為來形象地比喻早泄者還未進入要害處便一泄如注。

當時場景在侯滄海頭腦中清晰得如刀刻一樣。

侯滄海當了送奶工以后,高克芊伸手拿紙將身體擦干凈,笑道:“你是童子軍,第一次這樣不稀罕。”侯滄海長期混跡于青工樓,知道送奶工是一件羞恥的事情,轉頭坐在床邊,垂頭生氣。高克芊伸手摸著侯滄海腹肌,道:“姐再來幫你。”侯滄海望著飽滿的梨狀隆起,伸出手指輕輕碰了碰。

高克芊臉如桃花,又俯身過來。

年輕人的不應期非常容易克服,再次崛起時,侯滄海便勇不可當,讓一陣陣尖叫聲音響徹在小小空間里。

這是一次永遠難忘的經歷。后來,侯滄海無數次回想當時情景,對于如何來到高克芊房間都有些模糊了,只是記得陰陽結合無比美妙的時刻。

第一次以后,侯滄海再也沒有來到高克芊房間。

這一次經歷便以永遠儲存在記憶中,成為侯滄海最隱秘最深刻的回憶。他對高克芊有一種奇異感受,并非鄙視,而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親近感。

晚上,侯滄海作了一個夢。夢中與一個女人在戰斗。女子面目不清楚,身材豐腴,極似高克芊。但是有時候又變成熊小梅。在猛烈進攻時,最終對象定格在高克芊格外妖嬈的臉上。由于最終對象并非熊小梅,侯滄海在換**時心情十分復雜,覺得對不起女友。雖然夢境不由他本人主宰,可是他仍然覺得這就是對女友的不忠誠。

上午沒事,侯滄海睡到九點鐘,起床到世安廠里的茶館坐了一會,看許多老工人下棋。這些老工人都是下野棋,將象棋砸得砰砰作響,水平實在不敢恭維。他看了一會便索然無味,在廠里胡亂閑逛。廠還是那個廠,隨著時代變化,廠區似乎發生某種程度的空間扭曲,變得和以前不太一樣,包括昨天相遇的高克芊都與以前似是而非。

逛到上午十一點,回到家,狹窄客廳里,父親侯援朝正在和一位頭發花白的中年人在一起喝酒。

侯援朝見兒子回家,道:“快叫周叔。”

周安全笑嬉嬉道:“不能叫周叔,我是你爸的徒弟,你應該叫我大師兄。”

侯滄海撓了撓頭,道:“若是論與我爸的關系,我應該叫一聲大師兄,可是大師兄滿頭白發,讓我叫不出口,還是叫周叔算了。”

周永利從廚房探出頭來,道:“你們兩人都亂講,不要叫叔,也不叫大師兄,應該叫舅舅。”

有求于人必低于人的道理,侯滄海還是知道的,何況還是熱情幫助自己的人,于是笑著叫了一聲舅舅。

周安全撫著滿頭白發,道:?“我給你爸當徒弟的時候,經常過來喝酒,那時你還不到三歲,背了一個小紅書包,里面放了一本紅寶書,胸口別著廠徽,得意洋洋在家里走來走去。時間過得真快,侯滄海大學都要畢業了。”

侯援朝道:“侯紅旗大三了,明年也要畢業。她考在山南大學,分配要好辦一些。”

周永利在廚房里利索地做著午餐。廚房傳來高壓鍋噴氣聲、鍋與鏟的對決聲、熱油和食材撕打聲,空中散發著墨魚燉雞湯的濃烈香味,其間穿插著郫縣豆瓣炒肉絲的辣香。

一樣樣菜擺上桌,侯援朝道:“滄海,給你舅敬酒。”

等到兒子敬了酒,侯援朝道:“這次分配工作,你舅幫了大忙,今天下午我們就去拜訪市領導,你跟著一起去。你先到樓下等,如果需要見面,你再上去。”

周安全端著酒杯,長長地喝了一口,道:“我經常到表弟家里去,學了些政策,據我表弟說,以后公務員法實施以后,逢進必須要考。現在還有分配政策,只要我表弟點頭,就能進去成為干部,旱澇保收。憑著滄海的機靈勁,弄個一官半職也不在話下。而且,我聽說除了政府機關,就算是事業編制,以后也要考試,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

周永利將一大盆墨魚燉雞湯端到桌上后,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道:“安全,我們兩人碰一杯,下午辦了事情,晚上我們好好喝一頓。”

吃過午飯時,趁著周安全到福利社給表弟打電話的空隙,侯援朝和周永利到臥室做準備。

侯滄海推門進入臥室,恰好看到父母湊在一起數錢。綠油油的百元大鈔擺在桌上,仿佛變成一把把綠色小刀,深深地刺進了侯滄海心窩。

侯援朝不愿意兒子看到陰暗的事情,道:“你出去等一會。”

周永利阻止道:“兒子長大了,應該讓他知道社會上的辦事規則。”

侯援朝道:“以前辦事講究老關系,現在不僅要有老關系,還得送禮。我和你媽準備了煙酒,還有一個紅包。”

侯滄海追問了一句,道:“送了禮,就能分配到政府機關?”?

侯援朝道:“如果對方收了煙酒,那不一定。如果收了煙酒和紅包,事情就靠譜了。對方是大領導,肯定看不起這點小錢,全靠了你舅的面子。”

那個領導是經常在電視里亮相的,相貌堂堂,不怒而威。侯滄海無法想象這么大的領導會收自己家的這些綠色鈔票,是的,完全無法想象這件事。他暗道:“如果他真收了這些錢,我在學校受到教育形成的人生觀、價值觀和世界觀會崩塌。”

家里本來就沒有多少錢,夫妻兩人很容易就將這些大鈔數清楚,鄭重地裝進信封里。周永利見兒子神情嚴肅,道:“兒子,你到政府機關后要脫胎換骨,不要老想著下棋和打拳,得干正事,努力掌權就是正事。你以后掌了權,要憑良心辦事,千萬不要收別人的錢財。我們這種工人家庭,存點錢不容易。”?

侯滄海道:“憑良心辦事,那掌權有什么意思?”

周永利理直氣壯地道:“當然有意思了,掌了權,我們不會吃拿卡要,但是自己辦事總要方便一些,用不著事事求人。”

侯援朝見兒子臉色變得難看,害怕兒子矯情而拒絕送禮,連忙制止道:“這個時間,你說這些有屁用。”

侯滄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爸,我都滿二十二了,有足夠心理承受能力。我媽說得對,我就是要掌權。如果掌不了權,我就要賺大錢。”

門外傳來敲門聲。周安全進屋后道:“我表弟下午有事,晚飯有應酬,他叫我七點半以后給他打電話。時間還早,我先回家休息,吃過晚飯再聯系。”

侯援朝攔住周安全,道:“你別走,我們三人正好拱豬。好久沒有拱豬了,正好你在。”

周永利不由分說就到五斗櫥里拿了一幅半新撲克牌,嘩嘩地洗牌。

三人以前經常在一起玩拱豬,水平很接近。周安全聽到牌響心里十分心癢,也就不再提回家的事情

七點半,四人趁著黑夜前往市領導家里。月黑風高原本是殺人夜,現在是用來掩藏送禮人行蹤。走了十來分鐘,來到一個高檔小區。在小區門口作了登記以后,四人來到小區中庭花園。

周安全道:“師傅等一會,我先上去找表弟,如果表弟家里方便,我再下來找你們。”

侯援朝、周永利和侯滄海一家三人就在中庭花園等待。周安全就如送燈塔的王小二,進入門洞就沒有了消息。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時間慢得如裹小腳老太婆走路速度。

“你們找誰?”一名穿著保安制服的男人在巡邏,見中庭站著三人,便拿著強光手電走了過來,有意無意朝來人臉上照。

侯滄海有點發火,道:“不要照臉。”

保安見來者牛高馬大,臉帶兇相,退后一步,道:“你們找誰?”

周永利怕愛惹事的兒子與保安起沖突,就站在他們之間,道:“我們來串門,等一會就上去。”

這個小區住了不少非富即貴的人,保安經常見到相似情況,轉身離開,拉長聲音哼著小曲,道:“又是一個送禮的,為兒為女為那般啊。”

(第四章)

小說《商海沉浮錄》 第四章 社會上的辦事規則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江湖恩怨小說
  2. 穿越小說
  3. 懸疑小說
  4. 輪回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