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琴師

更新時間:2019-10-31 10:06:18

琴師 連載中

琴師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賢若帝心分類:武俠主角:姜堯章蕭疏影

姜堯章蕭疏影是小說名字叫《琴師》里面的主角,它的作者是賢若帝心,接下來就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晉王朝德宗年間,湖北神農架劍門創立。劍門主人通音律,曉道學,是晉王朝末年有名的劍客音樂家。――唔,姜堯章的心愿可是成為像高漸離那樣的英雄――本書講述了一位琴師的奇幻漂流。...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此言一出,當真天地變色!

天下四大劍宗之一,湖北神農架劍派獨尊的劍門主人!

“真的是姜輕侯?”

“在這種小酒莊竟然能見到姜輕侯?”

“是啊,這可奇怪了,聽說姜大俠已經十多年沒有現世,今天竟能在這里碰到?不會是假的吧?”

“姜輕侯!是姜輕侯姜大俠?”

“哎,你說這人是真的假的?”

“假的?笑話,你有像他那樣兒的手段?”

“我還聽說啊,姜大俠的借力打力,控鶴擒龍手法也非比尋常,剛才那人不就以這招擋下了乞丐和大漢?”

人群沸騰了!

眾吃客中,坐在一處角落不動聲色的‘靈劍雙俠’此時也目瞪口呆的看著這邊,那青衣人剛才就坐在他們的身旁一張桌子旁,不動聲色,只是在嚼著自己嘴里的飯菜,只是在不停喝酒,只是看著這對俠侶笑,這人衣著光鮮,初看時,還以為是哪個大戶人家的管家護院,沒想到竟是這樣一位深藏不露的大高手!

就在剛才,他們只看到身旁那個青衣人化成一道光般沖了出去,并且在下一秒,成功抵住了乞丐的一拳與那大漢的刀。

單是這一手輕功......

靈劍雙俠都一陣唏噓,他們是萬萬不及的,更何況,那神秘莫測,堪稱光怪陸離的劍法?

恐怕這天下間,在劍術上能比的過姜堯章的也就只有當今‘劍神十劍’的獨孤行了。

姜堯章笑看著乞丐,連道“想不到今個來酒樓吃頓飯,都能碰到武林中的前輩高人!哈哈哈,在下的運氣可說是相當的好!”頓了頓,立刻朝乞丐拱手道“醉丐蘇三蘇前輩,晚輩這邊有禮了!”

那乞丐愣了下,接著仰頭哈哈大笑起來“你小子還稱什么晚輩?咋們江湖人只看武功高低,不論年齡大小,你小子現在的武功都這么厲害了,估計再過兩年,叫花子見了你,都得給你請安。”說著,又多看了姜堯章身后的女子兩眼,連道“叫花子向來聽說劍門很少收女弟子,不知這位是......”

姜堯章道“哦,這是在下新收的弟子,疏影。”

蘇三點了點頭,似有些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便不再言語了。

姜堯章依舊恭敬的眉開眼笑“承前輩夸獎,在下實在不敢當。”他這話卻是在回應適才蘇三夸贊他以武論輩的說法,姜堯章說著,一抬頭朝人群中吶喊一聲“靈劍雙俠的二位,不出來嗎?”

卓紫衣與殷天峰聽到姜堯章在叫自己,也頗有些無奈,本來不打算出來見面的,沒辦法,既然人家叫了,這面子總還是要給的。思慮到此,卓紫衣與殷天峰施展輕功,躍出人群。

齊刷刷的拱手見過了醉丐蘇三。

醉丐蘇三也歡喜的拍著手,連道“你們這對俠侶可歡喜的緊啦!不知啥時候,叫花子也能找到像卓姑娘這樣美的女子呢。”

殷天峰一臉黑線的默不作聲,只抽出手,將卓紫衣拉在了身后。

卓紫衣臉上稍有慍色,一言不發。

醉丐蘇三也不管他們,這靈劍雙俠的脾氣果然如出一轍,一樣的臭,難怪有句老話說得好‘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靈劍雙俠可謂進對了門。

醉丐蘇三與狂丐洪并、啞丐龔麻子并稱江湖三丐。

而醉丐蘇三則是目前南丐幫的新任幫主。

蘇三好酒,一喝就沒個譜,非得將自己灌醉,若不然就是讓一個酒樓的所有酒盡收其腹,然后眼睜睜看著那酒樓賠本關門。

畢竟,這叫花子喝酒從來都如喝水,而且還是白開水,喝的再多,就是不給錢!

蘇三是個流浪的人,一個流浪漢自然不會受任何組織的束縛,丐幫雖然有他這號人物,但卻很少有幫眾知道蘇三的真正去向,蘇三一直都是來無影去無蹤,所謂‘神龍見首不見尾’,說的就是他這號人物。

如今,蘇三在酒樓前與那大漢倉促動手,自然難掩一身高強武功,一些有見識的行家,看的久了自然就會認出來,加上蘇三在江湖中輩分極高,就連成名日久的姜堯章見了,也得乖乖的恭敬行禮。

“罷了罷了。”蘇三點頭晃腦,拍拍**上的塵土,揚長而去。

一個自由慣了的人,最看不得與熟人打招呼,蘇三就是這樣的人,他不愿意讓人知道自己的來歷,更不愿意在眾目睽睽之下見到熟人,他像在逃避著什么,因此通常情況下,他往往不會在一個地方呆太久。于此相同,他若想離開,也絕沒有人可以留下他。

看著遠去的蘇三,姜堯章無奈笑了下,轉身朝大漢走去。

眾吃客見一場好戲隨著醉丐蘇三的離去而結束,都不免一陣唏噓,輾轉剛才一番情景,便都漸漸重又回到各自座位上吃喝起來。

大漢見姜堯章朝自己走來,因感激他適才解圍,正要拱手道謝,姜堯章卻將地上的大刀撿起,遞給了他,起先問道“不知老兄高姓大名?”

那大漢道“在下余姚。”

姜堯章恍然大悟“原來是遼東紅旗武館的‘五虎斷門刀’余姚,余大俠!”

余姚謙虛道“不敢當。我也是頭一回見到姜輕侯真容。”

姜堯章雖隱居劍門授徒傳道,已有十多年未在江湖中現身,但他的聲明早已傳開,當年京州大都之顛與獨孤行一戰成就了他一代劍俠的名聲,只不過與胡古道與素有“義俠”之名的虬髯客不同的是,姜堯章沒有胡古道那樣隔幾年就要找一次獨孤行的麻煩的詭譎性子。雖說大多數時間都是胡古道單方面被完虐,但胡古道憑借鍥而不舍,不撞南墻不回頭的高尚品德,終于耗盡了獨孤行的耐心,十劍主打架向來只用一柄劍,但在最后一次與胡古道對陣的時候,給足了這無賴的面子,居然十劍盡出,胡古道一門心思的研究單一劍法《戮劍圖》,追求的便是快速與狠辣,對上獨孤行的千變萬化自然不是敵手,但至于最后為何獨孤行會十劍斷其九,這是個迷。

武林中的迷向來只有當事人才明白期間道理,而且明白期間緣由的二人不會泄露這秘密,倒有種爛在肚子里的感覺。

話說回來,人家獨孤行好歹在江湖中成名數十年,能夠成為當今天下第一劍客的俠士豈會輕易輸給初出茅廬的胡古道?

那斷其九的九柄劍,若非胡古道運氣好,斷了其中一二柄以算了不得,能夠斷九柄劍的,也就只有獨孤行一人了。

獨孤行這老一輩,為了給新人鋪路,當真操碎了心。或許在他自斷九劍后,心中也后悔無比,但在這悔意中,更多的是欣喜――劍斷了可以重鑄,這回算是一了百了,起碼不用在受胡古道的糾纏。呵!這臭小子,總算能讓爺好好休息幾年了。

胡古道成了名,自然不會為難獨孤行。但前車之鑒......

胡古道走了,在他身后還有千萬人,前赴后繼,勇往直前。

更沒有虬髯客的大義,雖然江湖中人也時常稱姜堯章為大俠,可他明白,真正的大俠,應當是虬髯客那樣的舍生取義者,他姜堯章在自身性命方面,相比虬髯客,還是有些貪婪的。

胡古道算一個,悍不畏死挑戰獨孤行;那么,虬髯客應當也算這些人中的一個。

虬髯客是個懂得拿捏分寸的人,他練劍二十年,覺得自己有所成,便整裝待發朝著京州大都而來。

期間還多次飛鴿傳書,邀請獨孤行赴約。

獨孤行這個天下第一當的也憋屈,本來威嚴無比的一個名號‘劍神十劍’硬生生活成了劍術教練!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不過,不赴約眾口難辨,實在說不過去,畢竟在這世道,有的人就好沒事找事,同樣還有一些跟風者,有事沒事聊一聊武林成名人物的八卦,指指點點,慷慨激昂,倒有種指點江山,多少豪杰之美感。

獨孤行這輩子最大的缺點就是太在意別人的目光,其實大可不必如此,‘劍神十劍’的威名,江湖中誰敢出來說閑話?找死嗎!

在那一戰,孤獨行只用了一柄劍,正如往常一樣的結果,虬髯客對戰獨孤行,大敗而歸;這是其中一種說法,另一種就近乎神話色彩了。

虬髯客戰獨孤行,玲瓏劍法高深莫測,獨孤行十劍斷十劍,可惜,虬髯客氣力不佳,惜敗。

自此,不論輸贏,杳無音訊。虬髯客名聲大噪。

但在他成名之后的十年間,虬髯客又神秘的銷聲匿跡,就連自己的同門都不知他究竟去了何處。

人們都以為虬髯客因為與獨孤行一戰中受了重傷,有可能在回歸師門的同時,舊傷新發,氣絕身亡。

這雖是一大猜測,但經過十多年的驗證,已在無形中成為一種默許。

至于姜堯章,相比胡古道與虬髯客就顯得瀟灑很多了。

若不是有事來一趟濠州,恐怕今天這事他也不會遇到;要不是認定了這蘇三與自己有一段淵源,恐怕他也懶得去管這閑事。

只不過,他僅憑兩招接下了醉丐蘇三的成名絕技‘醉八仙’并且憑借莫測身法,將余姚推開避免他受傷,這期間甚至都沒有碰觸到他背負的古琴暗香。

這手段......

嘖嘖。

思緒至此,姜堯章朝余姚相視一笑。

又朝走遠的蘇三大聲道“前輩,可記得“劍鬼吠羅”?”

蘇三本以顯得沉重的腳步忽然停了下,站在原地略轉了半下頭,接著又朝前走去,連道“幽王洪并,叫花子正想念他呢。姜輕侯,若你能在見到他,替叫花子向幽王問個好。”

姜堯章笑而不語。心中卻道“家師也正想念前輩呢。”仰頭看天,心中一陣唏噓“還有幾年時間啊,家師興許才會在此出山。”余姚心中雖好奇卻并沒有問個中緣由。

姜堯章扭頭朝一處角落看去,“癡兒,還不出來拜見師傅?”

檀道濟這時才走了出來,恭敬的朝姜堯章行禮“師尊。”

余姚有些意外道“這位是......”

檀道濟又朝余姚行禮“檀道濟。”

姜堯章道“這時我二弟子,賊盜義興。”

余姚連道“劍門雖不出世于江湖,但“劍門七秀”之名,在下早早就聽過了,今日一見果然非同小可。”

檀道濟謙遜道“不敢當。”

姜堯章道“小檀這次皇會比武機會難得,你可要好好把握。”

檀道濟點頭不語。

余姚心中暗奇,誰不知,劍門向來恥于同朝廷為伍,怎么這檀道濟卻反倒很熱衷似的?

孰不知,檀道濟雖然不甚滿意天下之治,但建功立業向來是檀道濟心中所求,他曾在劍門時便有雄心壯志,言道“大丈夫,生在亂世,就應當提三尺劍,立不世之功。”這件事,姜堯章始終記在心理,檀道濟是個理想主義者,而姜堯章呢?

他不會阻止自己弟子建功立業的理想,相反,他還要幫助檀道濟實現他的理想。

“接下來有何打算?”姜堯章說著,抬頭朝二樓看了眼,扭頭問檀道濟與余姚“二位,可喝酒否?”

三人結伴一同走進鳴鳳閣,重新要了酒菜,并將醉丐蘇三的酒錢也一并算在姜堯章的頭上,老板娘一聽醉丐蘇三的酒錢也有著落,一張哭喪的臉上立刻歡喜起來,忙吩咐手下人抓緊備了幾個好菜,連上了幾大壇子的珍藏,等菜品齊全,姜堯章、蕭疏影、檀道濟、余姚三人吃喝起來。蕭疏影滴酒不沾,只粗淺吃了幾個小菜,經此一事,隱居神農架劍門主人姜堯章重出武林,并與余姚結交,此事一傳十,十傳百以非常快的速度迅速傳播。

姜堯章詢問檀道濟接下來的打算,才得知,距離皇會比武還有一段時間,檀道濟打算去江南玩一玩,等快到時間,在趕回濠州參加皇會。

至于幾時走......

他原定今日便離開濠州,可見到姜堯章,相識余姚后,一時高興貪杯,恐怕不能在馭馬,便決定第二天一早離開。

余姚舉起酒壇子,朝姜堯章指了指,先自顧自的喝了口酒“姜兄怎么會在這鳴鳳閣?”

姜堯章微笑下,拿起酒壇,在自己的酒碟上沾滿酒,酒水于碟子齊平,如同一體,期間無漏一滴酒。

做完這些,姜堯章才將酒壇放下,才道“來這里當然是為了三州皇會。”

“皇會?”余姚與檀道濟都同時一愣,將酒壇放在腿上,臉上陰晴不定“想不到姜輕侯對這朝廷鷹爪也有興趣?”

檀道濟眉頭微皺——這余姚可真不會說話。

余姚心知口誤,又連道“啊。這個事還得從長計議。”

姜堯章搖頭道“哎,你莫要說,我劍門七秀中的檀道濟便是這樣的人嘞。”他似乎在說笑,又似乎完全不是。

檀道濟便更不言語了。

姜堯章接著道“不過,在下嘛......做司馬德宗的鷹爪,姜輕侯還沒那個‘雄心壯志’,這次參加皇會只為一睹當今武林風采。”

這話說的也直接,姜堯章離開江湖十多年,對于武林的風云變化自然不如十年前熟悉。

朝代百年更迭,江湖十年變遷。

當年姜堯章創辦劍門時,武林盟主還是‘袁山老人’北境則,如今十年滄桑過,現任武林盟主,是華山的‘棲霞君子’曲陽。

小說《琴師》 第10章 姜輕侯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情有獨鐘小說
  2. 校園小說
  3. 虐戀小說
  4. 科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