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學網 > 小說庫 > 職場 > 萬律一抹紅

更新時間:2019-09-30 14:14:04

萬律一抹紅 連載中

萬律一抹紅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華秀蘭分類:職場主角:茵茵歐陽麗麗

新書推薦,《萬律一抹紅》由華秀蘭所編寫的職場推理類小說,主角茵茵歐陽麗麗,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茵茵是211高校畢業的法律生,入行律師業5年,柔肩擔正義,巾幗建功勛。...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狐一龍、狐新飛不是親兄弟,勝似親兄弟,至少在山和村人們眼中,他們比親兄弟還兄弟。不僅兩家世代相交,而且狐一龍與狐新飛從小學、初中、高中一直是同班同桌。

狐一龍,一九七三出生,比狐新飛大一歲,自然為兄,在家中排行老大,下有一弟一妹。狐新飛家中也是兩兄妹,他比妹妹大三歲。他們懂事的時候,大概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那個時候正是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開始。

狐一龍的父親是個石匠,手藝是祖傳的,年輕的時候曾跟隨父輩到遠方當時交通不便的農村制作石磨等石頭用具。

狐新飛的父親是個木匠,手藝也是祖傳的,年輕的時候也曾跟隨父輩到遠方大山農家串門挨戶做木工。

山和村屬湘中偏西,這一帶是丘陵地區,山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水田人均面積不到0.5畝。在家經營一畝三分地,不夠溫飽,有特長的出門搞搞副業是個好出路,況且當時國家正改革開放,政策好,允許人員自由流動。

1982年,陰歷十二月二十日,狐一龍與狐新飛兩家聯合開家庭會議。會議上,狐一龍的父親狐志氣宣布,春節后正月初八,他要與狐新飛的父親狐志剛重操舊業,把手藝用起來,一來不荒廢祖傳的手藝,而來可以掙錢補貼家用。當然是個好好消息,可是,主勞動力不在家,家里的土地還是不能荒蕪,否則,沒飯吃。只有兩家聯合起來,農業生產收割時,才不會缺勞動力,大家覺得這辦法還行。

在水稻、玉米、油菜等收割時節,山和村的人們總是看到這兩家人互相幫助,不分彼此的聯合勞動。

父親,在狐一龍與狐新飛的記憶中,就是當快要過年的的時候,父親就悄悄的從遠方回來,不僅從遠方帶回大把的鈔票,還帶回關于遠方說了幾百次聽也聽不膩的故事。過年幾天后,父親戀戀不舍地離開家,又去了遠方。就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好日子過得真快。

1992年7月,狐一龍、狐新飛高中畢業,狐一龍覺得自己在考場發揮正常,上大學很有希望,沉浸在喜悅中。7月20日,狐新飛的父親,從遠方發來電報,說狐一龍的父親在毫無疾病癥狀的情況下,睡眠中死亡。當時19歲的狐一龍跟著族人到遠方處理父親的后事。才知道父親所說的“遠方”便是湘西。這里鄉民保留原始純真風貌,山勢崢嶸險峻,但哪里有心思欣賞這美麗如畫的風景。當地公安機關通過調查,發現狐一龍父親在當地一帶人緣關系、手藝口碑非常好,加之,財物又沒有丟失,認為不是他殺,族人們也沒有異議。

7月25日,狐一龍帶著父親的骨灰從遠方回來,按照當地的習俗,進行土葬。

8月份,狐一龍收到北方一所名校錄取通知書。本想放棄去求學,當把這個想法告訴狐新飛的時候,狐新飛非常氣憤,說是本村近二十年來的第一個大學生,無論如何是不能放棄的。

8月底,狐一龍成了大學生,而狐新飛覺得自己成績太差,就算是復讀,也沒有讀大學的希望,于是徹底放棄。

狐新飛的父親,曾建議狐新飛學木工手藝,狐新飛認為學木工沒出息,于是加入當地建筑隊。工作三個月后,由于狐新飛吃苦耐勞,腦瓜子還算靈活,在建筑隊中文化是最高的,建筑隊公司決定讓狐新飛帶薪去學習施工技術管理。

狐一龍的父親去世后,家中就沒了主要收人來源,狐新飛每隔兩個月寄五百元給狐一龍,直至狐一龍大學畢業。

1993年7月,狐一龍母親重病住院,需要高額的醫療費,對本來不富裕的家庭來說,無異于雪上加霜。這一切,逃不過狐新飛的眼睛。狐新飛與其母親商量,其母親借五千,他借五千,共一萬。狐新飛趕到醫院,把錢送狐一龍的手上。狐一龍的母親病好出院后的第二天,當著狐新飛的面書寫借條一張。“借條,今借到狐新飛人民幣壹萬元整,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底還清。狐一龍,一九九三年七月二十一日。”

狐一龍拿著借條要狐新飛看一下,狐新飛直接把借條放到口袋里,根本沒當一回事。到了一九九六年六月,狐一龍分配到國有大企業科研處工作。狐新飛也成了小包工頭。年底,狐一龍并沒有回家過春節,借錢的事,狐新飛其實不記得了。昔日的兩家小伙伴,現均已成家立業,大家各奔東西,很難聚會,就算逢年過節,也難相見。昔日的兄弟情誼,只能成為深深的回憶。

到了一九九八年,狐新飛禍不單行。父親五月查出肝癌,晚期。十二月母親查出肺癌,晚期。一家兩個癌癥,不僅用光所有積蓄,而且凡是能借錢的地方,狐新飛都去過。狐一龍那里沒去過,原因是不知道他的工作單位在哪里?連狐一龍的母親及其弟妹在哪里?也只是聽說與狐一龍在同一個城市。年底,狐新飛父母先后去世,按照當地陋俗,死一個老人,是要花費很多錢。如今,狐新飛外債已達二十二萬。雖然自己的工資一年也有八九萬,但家庭開支也大,一對兒女要撫養,老婆又沒工作。一年下來,八九萬所剩無幾。

2014年,狐新飛外債快要還清,好日子快要到來。有一天,其老婆覺得身體不舒服,去醫院體驗,診斷為子宮癌早期。狐新飛不得不再借二十萬,馬上送老婆去省城醫院治療。

有一天,狐新飛的妹妹建議,去找狐一龍。當初他上大學,家里沒少幫助他。他家處于困境,大家也沒袖手旁觀。

二零一五年四月,“花落草齊生,鶯飛蝶雙戲。”狐一龍回家給父親掃墓,狐新飛也在給父母掃墓。昔日“兄弟”墳山相見,狐新飛說起借條的事情,狐一龍愕然,說在大學畢業那一年既1996年年底就已經還清,是讓弟弟帶回來的。

狐一龍拿出手機,馬上打電話給弟弟,問為什么那一萬元不還給狐新飛。其弟弟回復,那一萬元早已給狐新飛的媽媽。

小說《萬律一抹紅》 第九章 二十四年前的借條(一)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