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學網 > 小說庫 > 總裁 > 二婚蜜意:冷傲陸總輕點寵

更新時間:2019-06-24 14:05:11

二婚蜜意:冷傲陸總輕點寵 連載中

二婚蜜意:冷傲陸總輕點寵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筆墨生花分類:總裁主角:沈牧心陸庭華

主角叫沈牧心陸庭華的小說叫做《二婚蜜意:冷傲陸總輕點寵》,它的作者是筆墨生花創作的總裁豪門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沈牧心是帶著背水一戰的決絕去布置自己的婚禮的,但她沒有想到,這一次破釜沉舟,讓她的人生一路偏航,往自己完全沒預料到的方向,疾馳而去……...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沈牧心的尾音變得越加的低和沉,她慢慢靠近陸庭華,冰冷的手探上男人的胸口,“倘若你真的有什么需求,不妨說出來,我可以幫你……”

沈牧心大概真的把陸庭華給惡心到了,他嫌惡的推開她的身體,雖未使力,沈牧心卻輕飄飄的摔在了沙發上。

他的目光微微發冷,甚至都不屑于再看沈牧心:“你放心,”陸庭華的聲音寒氣逼人,“對你,我還提不起興趣來。”

“今天太晚了,明天一早我會讓司機送你離開。”冷冷丟下這么一句,陸庭華頭也不回的上了樓。

沈牧心知道自己剛剛的表現和那兩句話有多么輕浮,可如果不這么做,她會把陸庭華再給拖下水的。

因為私心的恨,已經害了陳子彥,她絕對不能再連累無辜的人。

沈牧心很想立刻就離開陸庭華的私宅的,可是她實在太累了,額頭的傷口隱隱作痛,她幾乎連走路的力氣也沒有。

也罷,瞧著剛剛陸庭華的模樣,應當對自己也是厭惡至極了,他既然說明天一早就會送自己走,大不了今晚就現在這兒湊合。

心里這么想著,沈牧心輕輕拿起沙發上嶄新的睡袍和消炎藥,走進了先前陸庭華給她準備的房間。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累的緣故,在陸宅的這一晚,是自陳子彥離開后,沈牧心睡的最沉的一晚。

她甚至都沒有夢魘,一覺睡到了天亮。

然而,輿論經過一晚的發酵,再度把她推上了風口浪尖,

她以孤女的身份嫁給陳子彥,沒有家世,沒有背景就能嫁入豪門,自然被人渲染過諸多的傳奇色彩。

盡管她跟陳子彥的婚訊一出便傳的沸沸揚揚,可陳子彥將她保護的很好,從來沒有將她的模樣暴露在媒體的鏡頭下,有也只是那天婚禮上的匆匆一瞥。

可如今陳子彥猝然離世,沈牧心成了豪門寡婦,人們茶余飯后評頭論足的笑柄,被人看盡了笑話。更有好事者,扒出了她是天才畫家沈樂文女兒的事實。

看著屏幕上的那些報道,沈牧心一時之間只覺得頭痛欲裂。

該死,為什么又要把她跟那個**牽扯上關系。

沈牧心揉著眉心,意外碰到了額頭上的傷口,她痛的倒抽了口冷氣。

恰好這時手機劇烈的震動起來。

劃下接聽鍵,聽筒里傳來男人低沉而渾厚的聲音,他的音色很沉穩,可情緒似乎有些激動:“思思,你在哪兒?你沒事吧。”

這世上只有一個人會叫她思思了,沈牧心冷笑一聲:“托你的福,我現在好到不行。”她眼眶發紅腫脹,臉色難看的厲害。

聽筒里男人的聲音微微一頓,“思思,你現在在哪兒?我讓人去接你,來國外避避風頭。”

“沈樂文先生,看來國內發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啊。”

沈牧心的陰陽怪氣令沈樂文覺得氣惱,又無可奈何,“思思,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會……怎么會跟陳子彥扯上關系呢?”

“沈先生,你知道嗎?林鳳宜的兒子死了,為了救我死的。”沈牧心用力捏緊了拳頭,尖銳的指甲嵌入掌心皮肉,她眼眶倏然間紅的厲害,“你說,這是不是報應,林鳳宜她欠了我媽的,注定要讓她的兒子來償還!”

“思思你怎么變成這樣了……”

“我怎么變成這樣?是我想變成這樣的嗎沈樂文!我也不想這樣,可我必須要報仇!我必須要讓你跟林鳳宜得到報應!”被情緒所支配,想起無辜慘死的母親還有陳子彥,沈牧心沖著手機歇斯底里的大吼,眼淚決堤而出:“沈樂文,明明是你出軌、林鳳宜做小三欠下的債!可為什么死的不是你跟林鳳宜!為什么——”

沈文樂聽不下去,掛斷了電話,聽筒里只剩一陣冰冷的忙音。

沈牧心伏在地上,哭的嗓音沙啞。

“看來報道里寫的不假,你真是沈樂文的女兒。”

男人冷的滲透出冰來的聲音在身后低低響起。

沈牧心扭過頭去,陸庭華不知何時來到了門口,他筆直的站著,英俊落拓的臉上覆蓋著一層重重的陰霾。

顯然,他都聽到了。

事已至此,沈牧心已經沒有什么好隱瞞的了,她望著居高臨下的陸庭華,擦干了眼淚,笑意淡薄溫涼:“沒錯,我是沈樂文的女兒,又能怎樣?”

那樣溫婉的一張臉,配著的,卻是如此可憎的表情。

“子彥他知道嗎?”

“婚禮叫停,他追我出去時,我就已經坦白了。”

陸庭華看著她不溫不火的表情,真想把她的心給剖出來看看到底是不是熱的。

“所以,你接近子彥,都只是為了報復?”

沈牧心靜靜的看著他,用緘默回答他。

“你這女人的心還真是狠……”

“心狠?”沈牧心微笑著說,“陳子彥他媽做小三逼死我媽媽的時候,就該想到有這樣的報應!跟她比心狠,我可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陸庭華死死的瞪著她,只恨瞪**她那冰冷的外殼,“可子彥是無辜的!”

“沒有人是無辜的!”沈牧心見他臉色不善,黑眸中似要迸出火焰來,她便索性發了恨,嘴邊漾起清冷至極的弧度,笑道:“陳子彥倒霉就倒霉在他是林鳳宜的兒子,而我倒霉就倒霉在我是沈樂文的女兒,這一切都是命!”

說完,沈牧心便覺得臉上滾燙,心里浮現出一絲蒼涼。

她是把這無情無義的名頭坐實了。

世界寂靜,陸庭華不耐的目光里滲透著冰冷。

須臾后,男人冰冷的幾乎能將人凍上的聲音在沈牧心的耳邊沉沉響起:“滾。”

沈牧心求之不得,起身擦著陸庭華的肩離開。

……

婚禮前,沈牧心被陳子彥安置在離她公司挺近的一幢小公寓里,但自從陳子彥出事之后,陳家人就收回了公寓的鑰匙。

葬禮這幾天,沈牧心把母親在市郊留給她的那棟小別墅收拾了出來,暫時落了腳。

可當她從陸庭華那兒離開,再回到市郊的小別墅時,別墅已經被燒毀,原本雪白的墻壁被濃煙熏黑,房柱**在外。

小說《二婚蜜意:冷傲陸總輕點寵》 第4章 沒有人無辜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民國小說
  2. 搞笑小說
  3. 穿越種田小說
  4. 靈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