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逃妻逆襲:總裁婚寵無度

更新時間:2019-06-22 16:10:49

逃妻逆襲:總裁婚寵無度 已完結

逃妻逆襲:總裁婚寵無度

來源:微閱云作者:小幸運分類:言情主角:韓之繁許無憂

主人公叫韓之繁許無憂的書名叫《逃妻逆襲:總裁婚寵無度》,它的作者是小幸運創作的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別人眼里的韓之繁閃光點無數,錢多到花不完,人帥到看不夠但在許無憂眼里,呵呵,他存在的價值不過是她孩子的爸爸。她為了另一個男人一步步接近他。當事情敗露后,他們又將何去何從……...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F市,好久不見咖啡館廳,201號包廂。

許無憂站在咖啡桌前,眼睛直勾勾地看著,男人搭在鍵盤上白皙修長的雙手,她不自覺地吞了一口吐沫,這男人的雙手恐怕連國際手摸都要遜色三分自愧不如吧。

等等,現在是在相親不能犯花癡,許無憂猛地搖頭去掉心中的雜念,清了清嗓子,唇角綻放一抹笑意。

“先生,你看我貌美如花,膚白腿長,一看就是適合當老婆的人,所以,我想請你結個婚。”許無憂頓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如果你看不上我的美貌,你也可以提任何條件,只要不過于苛刻,我都可以答應你。”

專心在處理工作事務的男人,抬起頭,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男人想起了爺爺說的話:你不去相親,我就全國公布你的征婚消息!

“理由?”

男人不帶感情的兩個字飄進許無憂耳里,冰冰冷冷,許無憂身體抖了三抖。

理由,恨嫁算理由嗎?

許無憂眉頭緊皺,思忖著該用什么理由說服眼前這個挑剔十足的男人。好一會,許無憂嘴角勾著一抹淺淺的笑意,像是很滿意自己找到的理由。

“俗話說,男人二十如狼,三十如狗,看先生你沒個幾年就奔三了吧,難道你不想體驗一下如狼如虎的生活?”許無憂昂著下巴,沒有半點忸怩的回道。

男人指尖有規律地敲著咖啡桌,瞥了一眼她的胸前,徐徐開口,“呵,你的胸可不允許你老公如狼如虎。”

許無憂纖細的手指用力地捏住自己的衣角,咬了咬自己牙齒,這才抑制住體內的洪荒之力,她挑眉看著男人,“我胸小,有本事你一手帶大啊。”沒這本事就不要瞎逼逼。

剛喝了一口咖啡的男人差點被嗆,隨即又一貫清冷從容把杯子放回桌子上,“能救你的,恐怕只有硅膠。”

言外之意:只有隆胸才能救她。

好想把他舌頭割下來拿來喂豬!

許無憂很不優雅地翻了一個白眼,在心里祝他:晴天不舉!

不經意間,許無憂看到男人手上的腕表,咦,那個不是百達翡麗的牌子嗎?

好家伙,是個有錢人,許無憂頓時兩眼放光,好像有一堆紅色票子在向她深情地招手,快來啊,快把我抱進你懷里。

其實許無憂不僅恨嫁,而且還缺錢!

既然眼前這座高山,她是不可能能攀爬上去的,不如直接放棄,改從他身上掙點醫藥費。

許無憂斂了心神露齒一笑,眸光微轉,“先生,我胸大胸小就不勞您費心了,反正您也不娶我。但是,我這里有個非常適合您身份的物品,我給您介紹介紹啊。”

說完,許無憂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張名片放在桌面上,望著男人的眸子又炙熱又渴望。

“我是潤湖地產的置業顧問,最近我司即將推出了一棟獨一無二的別墅,非常適合您,你看看。”

男人眼角余光靜淡掃了一眼名片,手下的員工還真是賣命啊,推銷都推到老板身上去了。

“呵。”他的尾音拖得極長,像是隱含著某種不耐。

許無憂知道男人是有些不高興了,無聲地咽了咽口水,告訴自己不能認慫,成了一筆買賣,哥哥以后的治療費就有著落了,“先生,我看你有錢顏值又高,所以才告訴你的哦,豪門望族可是為了此掙得頭破血流!”

望月閣不是有錢就能買得到的,還要看老板看買主順不順眼!

沒錯,許無憂的老板就是這么任性!

許無憂說到這里刻意停頓下來,偷瞄了一下男人的神情,他漆黑的眸子看著電腦屏幕,徹底無視了許無憂興致勃勃的推銷。

男人毫無波瀾的反應,讓許無憂對自己的眼光產生了質疑,男人手腕上的表是高仿的吧?不然,反應怎么那么冷淡,他們有錢人,不是最喜歡靠哄搶稀有物品來裝逼嗎?

不過,她還是繼續游說吧,萬一他買了呢,她邊觀察男人的神情,邊語調柔軟地介紹別墅的優缺點,待她說完后,舔了舔干澀的唇,“先生,您覺得如何?”

韓之繁看向女子,眸光毫無溫度,“講完了?”

許無憂點頭如搗蒜,“嗯,講完了。”

“那我可以走了嗎?”男人話語雖是征求許無憂的意見,可語氣卻帶著不容人反駁的肯定。

隨著話語的結束,韓之繁拿起手機干凈利索的合上筆記本,起身,側過許無憂的身側走出去。

這時,身側的許無憂突然伸出手牢牢地抓住男人的手腕,內心惴惴不安卻也巧笑嫣然,“先生,那棟別墅真的很適合您,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哦。”

許無憂生活在社會的中下層,難得遇見一個有錢人,何況這個男人給人的感覺就是豪門中豪門,她絕對不能白白錯過這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韓之繁手腕一接觸到溫熱的掌心,身體猛地頓住,骨絡里極快的騰升起一股不適感,迫使他停下了腳步沒有繼續往前走。

他輕抿了一下唇角,壓下不適,繼而轉過頭,眸光發冷地望向女子,薄唇輕啟,語調冷到了極致,“放手!”

許無憂身體忽然冷顫了一下,卻也固執地抓著他的手不放,澄澈的眼睛滿是倔強和耀眼如星辰的期盼。

她知道,放棄這一次機會,就等同于放棄哥哥好幾個月的安生。

韓之繁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望著她,雖是在笑,但周遭的氣息又冷又寒,像北極一樣。

許無憂一對上他森冷的眼眸,身體就打了一個哆嗦,謹慎地往后退了一步,纖細的五指,還是沒有放開男子結實有力的手腕。

包廂里很靜很靜,空調吹冷氣的呼呼作響,襯得氣氛詭異僵持。

韓之繁察覺到許無憂的動作,漆黑的眸掠過陣陣壓迫,“嗯?”

僅是一個單音節的嗯字,許無憂敏銳地感覺到男子即將要發怒,低下頭,不敢再與他對視,暗暗吸了好幾口氣,然后,慢慢松開男子手腕。

她松手的動作很慢很慢,像是在訴說她的不情愿。

柔軟的觸覺消失,韓之繁收回目光,從褲兜里掏出一條手帕,把女子碰過的地方擦干凈,繼而邁著沉穩步伐走出去,在走到垃圾簍時,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那條價格不菲的手帕扔進去。

男子一步一步向前走的步伐,在許無憂眼中就像是錢在一步一步的遠離她拋棄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都是不舍和肉疼。

韓之繁的手剛搭在門把上,電話就突然響了,他把電話舉到耳朵旁,語氣微怒,“什么事?”

小說《逃妻逆襲:總裁婚寵無度》 第1章 恨嫁算理由嗎?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寵婚小說
  2. 冤家小說
  3. 穿越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