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陛下請自重,臣不是斷袖!

更新時間:2019-06-22 14:11:31

陛下請自重,臣不是斷袖! 連載中

陛下請自重,臣不是斷袖!

來源:新云棲作者:靳淺月分類:言情主角:景惜華陌庭楠

主人公叫景惜華陌庭楠的書名叫《陛下請自重,臣不是斷袖!》,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靳淺月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景惜華:阿楠,我不在乎江山,不在乎任何人,我唯一在乎的,從來都只有你,我到現在還怕什么呢?一無所有的景惜華,只有你了。我既然纏上你,就不會輕易放棄的。陌庭楠:“楠妃,朕最喜歡你這一身傲骨,雖然是文弱書...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他的眼神清澈明朗卻隱含委屈,絕美的容顏更是美艷動人,撒嬌的語氣讓人心頭一熱,陌庭楠移開視線:“請你自重。”

“好的。”景惜華乖乖點頭,然后規矩的坐好,只是目光依舊灼灼的看著他。

陌庭楠:“……”

景惜華拿起一旁的朱筆,在手中把玩了一會兒,然后磨了墨,沾了墨汁,在宣紙上開始寫字,直到最后一筆落下,他抬起頭,興致勃勃的叫他:“阿楠來看看,如何?”

陌庭楠面目表情的上前,低頭看到他寫的前兩句是:

秀雅于林,陌上如玉

這是在說他?

然后下面是: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悅君兮君不稀

不稀?

確實是不稀罕,他說的不是不珍惜,而是不稀罕。

寫出這句話的他應當是難過的吧?

可陌庭楠抿唇看過去,他還是眉眼含笑,似乎又只是戲耍一般的寫出這幾個字,哪里來的難過?

他這樣到底有什么意思?

他冷笑:“朕確實不稀罕,你最好也收了這份心思,因為朕不想像你一樣在天下人面前丟人。”

他哪里想到自己是生氣了,而生氣的原因是景惜華的這個態度,不過若是他真的露出傷心的表情,或許他不會說出這么絕情的話也未嘗可知。

景惜華嘴角的笑微微一僵,卻又很快隱去,低頭緩緩的撥弄了一下手腕上的鎖鏈,沉默不語。

讓人看不透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沉默夠了,最后他轉過身,面對著床榻,語氣平靜的道:“皇上請離開吧,我要休息了。”

這是他第一次趕他走,第二次語氣淡漠的對他說話,每次都依舊給他一種窒息的感覺。

陌庭楠動了動唇,最終也沒有說什么,就連讓他抄寫經文都沒有提及,拉開殿門走出去,在關門的一瞬間,他看到他孤寂纖細的背影,心思微動,不過最終殿門還是關上了。

隔絕了他與他的視線,也隔絕了他與他的心思。

待他走后,景惜華收斂了漫不經心的神情,面無表情的坐在榻上,眼睛停留在方才寫的那幾個字上,哂笑了一聲,他抬手輕輕捂住胸口,閉了閉眼,再睜開眼,他依舊恢復了漫不經心的神態。

“陛下。”一聲熟悉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接著殿中走進來一個人。

景惜華意外的抬頭,看到來人,挑眉:“我已不是陛下,你不必這么喚我。”

刈連恭敬的跪伏道:“在屬下心中,陛下永遠是陛下,永遠是主子。”

景惜華看了他許久,對方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不變,他揮了揮手,“起來吧,有什么事?”

他很懶,也不愿輕易相信別人,或者說他根本沒有培養勢力的心思,對于人手只要有用的就行,所以他身邊的暗衛少得可憐。

刈連,是個意外。

他唯一能全部信任的人。

身為他身邊唯一親隨的暗衛,刈連的功夫首屈一指,他毫不意外他能出入皇宮不被察覺。

對于從小陪在他身邊的暗衛,景惜華是多了幾分惻隱之心的,并且,在這人面前,他從來不掩飾什么。

因為就像某個秘密,他也只讓他知道而已。

刈連起身道:“陛下,屬下是來救您出去的,憑陛下的本事,東山再起也是很容易的。”

景惜華聞言,淡淡的道:“不用,這是我愿意的。”

刈連早就猜到了這是主子愿意的,否則那個人如何能顛覆了主子的江山,可他不服,為什么主子這么喜歡那個人,為什么這么縱容他,他根本配不上主子的好。

主子當日故意把自己支開,還沒回來便聽到滅國的消息,還聽到主子被囚禁了,不過晚了這么多日,他只能在熟悉的地方找到了人,其它的,全都面目全非。

不過幸好,主子尚在。

主子為了那個人做了這么多,承受了這么多,那人憑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主子的心意來傷害主子。

他看得出來,雖然主子面上毫不在意,云淡風輕,可心里必然被傷透了。

他這么好的主子啊,哪里能為了不值得的人傷心?

“陛下,為什么?他心里根本不曾有過陛下。”刈連不甘心的勸解。

景惜華沒有理他,提了筆慢慢的在宣紙上寫著,“你走吧,既然留了一條命,就不用再被牽絆了,從滅國那日,你就自由了。”

刈連看到了主子因為手腕疼痛而微頓的動作,再看到主子因為磨破而紅腫的地方,然后才觀察到主子被鎖在了大殿里,心里涌上一股怒氣,還有一陣心疼。

雙眼通紅,右手不受控制的拔出腰間的軟劍就想劈開這條鏈子。

景惜華側身避過,平靜的看了他一眼,這一眼,讓他宛如一桶涼水從頭頂澆下來,澆了個透心涼,也讓他清醒了幾分,急忙跪下請罪:“陛下恕罪。”

景惜華語氣平靜,卻是不容改變的道:“你走吧。”

刈連又跪下,重重的磕了個頭,把劍遞給他,堅定道:“陛下要屬下丟下陛下自己走,還不如殺了屬下。”

景惜華聞言頓了一下,拿過他手中的劍沒有猶豫就刺了過去,看他閉著眼睛赴死,劍尖一轉,從他的手臂劃了過去,斬斷他的一截衣袖。

然后他丟下劍,換回先前拿的朱筆,一筆一劃的寫著,淡淡道:“如你所愿,殺了。”

殺了。

所以你不是我的屬下了,不用再管我。

刈連閉著眼睛等待死亡,在劍頭刺向自己時,心里雖然難過卻還是不打算躲避,不過接下來死亡沒有到來,聽到動靜的他心里一喜,還沒等他高興,就聽到主子依舊冷漠執著的聲音,只能抿唇站在原地。

主子向來不會改變主意,他清楚,所以最后他不甘的妥協了:“屬下不服從命令,自愿領罰,不過屬下不會丟下主子自己走的。”

說完,他飛身出了大殿。

景惜華沒有說話,對于他說的領罰不置可否。

大殿恢復平靜,只看見宣紙上又留下的幾個字:

有情自有癡情若

無情卻是絕情漠

無情?

真的無情嗎?陌庭楠,我就和你賭了這個“情”子。

小說《陛下請自重,臣不是斷袖!》 永遠是主子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奇幻小說
  2. 穿越小說
  3. 腹黑小說
  4. 架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