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變身女帝

更新時間:2019-06-17 16:57:00

變身女帝 已完結

變身女帝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小仙女不需要愛分類:穿越主角:吳雨萱蕭沐陽

主角是吳雨萱蕭沐陽的小說叫做《變身女帝》,本小說的作者是小仙女不需要愛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鐵血上校意外身亡穿越時空變身絕世佳人,懷著一顆男兒心的主角是不是就此認命地成為其他男性的附庸了呢?不妥協命運的機運,一個不屈的靈魂在女性完美的皮相下掙扎著...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毛利勃(NOREBO)===============

(賭神),混亂中立運氣、賭博和冒險之弱等神

毛利勃是蘇國受歡迎的神祗之一,他以愿意為任何事打賭和喜歡擲骰賭博而聞名;他的圣徽(一對八面骰)起源于此。他曾經和他們神系里幾乎所有的女xing交配過,但是最近一千年他和維婕絲在一起,盡管他們的陣營不同。他特別鄙視羅爾剎因為他認為賭博和冒險不是一個好游戲。毛利勃的身高、體重和外貌都和普通人一樣,但是他能變成動物的形態,特別是當他想躲藏時。

生命中充滿了冒險,而和命運賭博是唯一使生命有趣的事。擁有財產和生命只是短暫的一瞬,因此當你擁有時就要好好享受。他的崇拜在野蠻人國土和大城市都很普遍,對他的神廟(被叫做豪賭教堂)的捐贈都是輸掉的賭資的形式(因為內設有賭博設施)。一些人捐錢給他的神廟希望避開盜賊和刺客。

毛利勃的牧師都喜歡為任何事情打賭而且通常都有一半的時間消磨在賭場里。其他的則在世界各地游蕩希望給人們的生活增加冒險的成分;他們特別喜歡打擾剛直的神祗的牧師和信徒,例如:艾歷圖爾,佛塔斯和圣?庫斯伯特。

領域混亂、詭術、機運;武器匕首

歐拜?亥(OBAD-HAI)===============

(蕭姆),中立自然,林地,自由,狩獵和野獸之中等神

歐拜?亥隨身攜帶一根叫做蕭姆管(Shalmstaff)的雙簧木管樂器,它能使攜帶者在動植物的危險中制造出安全的通路,該木管樂器也是他的稱號的由來。他形如一位清瘦,面帶風霜之色,而無法確定年齡的老者。他經常身著棕色或黃褐色長袍,看上去像是一位人類隱士,盡管其他種族的傳說都把他描述成自己種族的樣子。他的圣徽是橡樹葉和橡樹果。因為觀點不同,艾羅娜和歐拜?亥處于敵對競爭關系,他也把費爾坦看作自己的敵人。

人們應該與自然中所有的東西和諧共處,各取所需。那些破壞自然或做了其他傷害自然之事的人,定當立刻受到適度的報復。雖然確實有些好心但愚蠢者有時在曠野中遇到了些危險,但對那些與自然和諧共處的人來說,自然其實沒什么可怕的。自然有時變得丑陋,危險和可怕,但這些東西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并且較之自然界中那些美麗,平和與令人愉悅的東西一樣重要。

大多數蕭姆的牧師都是男性,無論是人類、侏儒、半身人還是精類生物。大多數都和巡林客和德魯伊和諧相處。他們作為自然的保護者,當保護不周或失敗時也擔當懲罰執行者。他們教導自然生物狩獵的方式(例如選擇獸群中最弱的)。

領域風、動物、土、火、植物、水;武器木棍,德魯伊武器

渥利達馬拉(OLIDAMMARA)===============

(歡笑游蕩者),混亂中立音樂,狂歡,酒,游蕩者,幽默和詭計之中等神

渥利達馬拉喜歡給過于執著于那令人厭煩且受約束的世界的人添亂。雖然他的魔法歡笑面具(圣徽)能讓他改變外貌,但他一般以一個棕發,橄欖色皮膚,眼中總是帶著一絲歡愉色彩的放蕩而瀟灑的男人形象出現。薩奇克曾經把他變成甲殼類動物并且囚禁了他;歡笑游蕩者仍然保留了變成防護類甲殼類動物的能力,并且使用它擊敗了很多侵略者和追求者。他對其他神祗都很友好,但是守序的家伙會憤恨他的反復無常和詭計。

把音樂看成一種藝術。盡力和你的保護神一樣精通它。生命的意義就在于幸福和愉快,而最優秀的笑話也需要專注的聽眾;當輪到你時要接受譏笑并鑒賞該技藝。美酒是生命中的一大樂趣,唯一比釀酒更好的就是飲酒。人們應當逃避痛苦與不幸、禁酒令和嚴肅的生活態度,它們是腐蝕健康靈魂的最大毒藥。渥利達馬拉有很多忠心的黨羽但是很少有教堂。

渥利達馬拉的牧師學習音樂,講笑話,偶爾也犯罪。住在城市里的傾向于成為演員或酒商,喜歡田園風光的則成為說故事者、報信者和旅行音樂師。他們中的許多都因為以前得罪過權貴而跑路。其他的為了尋找新的音樂、異國的美酒和慶典而旅行。

領域混亂、機運、詭計;武器細劍(m),游蕩者武器

阿斯派姆(OSPREM)===============

守序中立航海、船只和水手之弱等神

阿斯派姆總體上是一個和藹的女神,被蘇國人民奉為水路保護者。她比她臨時的伴侶吉步要更富同情心,但這并不表示她不愿意懲罰那些反對她或違背她法則的人。她的形象是一位著長袍的美麗女性、一個海豚、一條梭魚或一頭抹香鯨;后面兩種形態都可以當作她的圣徽。她**盔甲但是一個用鯨牙做成的戒指保護著她,那是鯨之祖先送給她的。

海洋提供了食物之恩惠和旅行的方法;像保護自己的家園一樣保護海洋,否則你就會面對阿斯派姆的憤怒。只要尊敬她并遵守她的法規她就保護那些航海者和他們的船只。她引導船只穿過危險的水域并且是海軍探險隊的保護神。那些挑戰她的法規的人會被冰風暴所懲罰,據說整個城市曾因為對她嚴重的犯罪而被消滅。

她的牧師都是熟練的航海家并常常在依賴海洋生存的社會中成為精神領袖。許多都因為人們對他的能力的需求而贏得了政治地位。不常呆在一個地方的牧師會乘船旅行;雖然離開海洋他們會感到笨拙,但是他們在湖邊或江邊的感覺比在內地要好的多。

領域秩序、保護、旅行、水;武器三叉矛(m)(視為長矛),水手武器

培羅(PELOR)===============

(太陽之父,光明之神),中立善良太陽,光明,力量和醫療之強力神

培羅在整個法蘭尼斯享有盛名,他是法蘭的太陽神。騎著強大的麒麟星之思(StarThought),他能召喚成群的雄鷹并且用陽光消滅邪惡。他被描述成一位穿白衣,頭發蓬亂并有著金色胡須的老者,直到最近他都是一位和平溫和的神祗,只關心怎樣減輕痛苦。現在,他是一位更尚武的神祗,他將憤怒瞄準黑暗和邪惡。現在他激勵并治療那些為善良而戰的人,而他標志性的日之面圣徽被描畫在幾乎所有法蘭尼斯的盾牌和旗幟上。

生命起源于太陽。正是太陽的光明給弱者和傷者帶來力量和健康,同時,它也能毀滅一切黑暗與邪惡。不要害怕挑戰腐敗與罪惡的力量,不過,也要記住,如同閃耀的日光會刺瞎人們的雙目,對那些負面因素的過度無情則會遮蔽住心靈,使心靈看不見生命中那些最美好的東西:善良,慈悲,和憐憫。

培羅的牧師通常都是些內心堅毅勇敢,外表和藹善良的人。他們主要是教育者和保護者,但是作戰的時候也不會害怕。他們用他們的力量去醫療,養育,或者用其他的方法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同時也練習必要的能夠保護自己職責的技巧。培羅的牧師樂于為了擊退有害的生物探索遠方的國度,并把他們神祗的禮物送給需要的人。

領域善良、醫療、力量、太陽;武器重型硬頭錘

費爾康(PHAULKON)===============

混亂善良天空、風、云、鳥和箭術之弱等神

費爾康是一個活躍的神祗,發揚善良并找出邪惡。他關心所有發生在天空下的事情,并且是位神器學者(他也知道怎樣取消它們的力量)。他是寇德的父親并且在戰力上僅次于他,他對愛爾莉?菲難亞(AerdrieFaenya天空和天氣之精靈女神)、吉斯卡和其他有著類似神職的神祗都很友好。他被描述為一位強大的無須赤膊無翼的男性,他的圣徽是一個有翼的人類輪廓。

戰斗中的勝利依賴于箭術。天空是萬物的圓頂,天空中的生物艘是被祝福的因為他們從土壤中被解放。向敵人開戰;而不要等待邪惡的蠶食。最好不要管那些古代的戰爭裝置,因為使用它們可能會有巨大的危險。

費爾康的牧師研究天空和云彩并做出警告,他們還保護飛行動物的巢穴。他們教導平民箭術和打獵這樣他們就能養活和保護自己,教導農民吃種子的害鳥和捕殺害鳥的益鳥的區別,教導士兵掌握更難的遠程戰斗技巧。當古代邪惡魔法的傳聞出現時,他們會找到源頭并確保該物品被銷毀或者至少被埋葬。他的牧師喜歡流浪,生活在天空之下并且與發現的邪惡作戰。

領域風、動物、混亂、善良、戰爭;武器長弓(m),匕首

佛塔斯(PHOLTUS)===============

(目盲之光佛塔斯),守序善良(守序中立)光明、決心、法律、秩序、頑固、太陽和月亮之中等神

佛塔斯是一個堅定苛刻的奧爾迪安法律的守護者,他被描述成一位高大苗條的男性,穿著白色長袍,皮膚白皙,頭發金黃,眼睛發出虔誠的火焰。他帶著銀日法杖(StaffoftheSilverySun),那是一個鍍銀的象牙物體,頂端還有銀金打造的日輪。他的圣徽是因為更小的次月(塞萊涅)而部分月蝕的晟月(露娜)。他自認為是法律和自然秩序的權威,所以不受其他神祗歡迎。他特別輕視奧爾迪安的風神,但是也被被圣?庫伯斯特所反對。

唯一真理之路(OneTrueWay)非常嚴格,但這能保證公正。不要容忍那些不全心全意投身于秩序的人。絕對相信目盲之光是值得稱贊的,秩序的擁護者會在混亂被根除之紀元得到回報。這種教派不會被其他的宗教所尊敬,特別是那些混亂的。崇拜者的贊美詞就是“哦,目盲之光”;教派分為三個層次:微光(Glimmering偏好白色外衣),閃光(Gleaming偏好白色和銀色)和強光(Shining偏好白色、銀色和金色)。

目盲之光的牧師被要求向不信仰者傳教,但是又不能容忍對他們準則的意見。這就表示當不信者和異教徒產生敵意時,他們必須成群結隊遠離教堂。他們發現混亂則會消滅,當混亂被消滅則消滅邪惡。這些牧師和保守的圣武士相處得很好。當不說教的時候,他們就擔當法官、律師和裁判。

領域善良、知識、秩序、太陽;武器木棍

費爾坦(PHYTON)===============

(林地變形者),混亂善良自然、美麗和農事之弱等神

費爾坦是一個高大、苗條、外表年輕的蘇國神祗,他能變成任何森林動物。他曾經也像很多自然神祗一樣,但是現在他象征了人類對自然的支配,這使他和那些保護森林免遭人類侵害的神祗區對立,一如他支配美麗惹惱了維婕絲一樣。他為了給農作物生長的空間而清除森林,為了制造路徑而在高山上留下軌跡,為了制造漁塘而在河上筑壩。他的圣徽,一把在橡樹前面的彎刀敘述著他以往的宗旨。

自然中沒有什么和人類利用它產生的事物一樣美麗。一片莊稼,滿園的青草和只要排水就能形成肥沃土壤的沼澤都是大自然的奇跡,就像森林和高山一樣。自然中的動物能被馴養的就應該被馴養,而那些對于人類和他們的工作太過危險的應該被殺掉。

費爾坦的牧師擔當農業居住地的保護者并尋找利用附近陸地的方法。一般每個都選擇一塊地區來照看,標準是直徑為一天路程的圓周。他們可能會使用他們的力量讓河流改道以滿足城市的需求,或者剔除森林中丑陋的植物讓它變成一個更舒適的場所。有的牧師在無人居住的地方旅行,尋找該殺的破壞性的生物、被拋棄的舊文明遺跡和適合人類使用的野地。

領域混亂、善良、植物、太陽、水;武器彎刀(m)

普朗坎(PROCAN)===============

(風暴之王,海天之水手),混亂中立海洋、海洋生物、鹽、海洋天氣和航海之中等神

普朗坎是奧爾迪安風神(阿居雅、莎提亞、泰爾區和文泰)和天空之神佛涅絲的父親。除了那些會和他爭奪海洋控制權的(阿斯派姆和吉步)以外他通常不理睬其他的神祗。他通常因為管理水域而被崇拜,一些內陸的人也尊他為天氣之神。他很貪婪、狂暴、狡詐,很少保持同樣的心情超過一個小時。他的三叉矛逆浪(Undertow)是用珊瑚、黃金和沉沒的寶藏打造的;在浪頭上的該武器就是他的圣徽。

海洋和天空變化無常無法預測。覆蓋在地表上的水域深不見底,海浪能夠摧毀任何不被普朗坎引導的船只。必須尊敬他那樣人們才能躲避他憤怒的暴風雨并得到那深藍色液體的恩惠。生命來源于海洋也必將回歸于海洋。

普朗坎的牧師一生中盡量避免復雜的事物(這種信仰幾乎沒有什么儀式)并通常居住在海上或海邊,照顧那些依靠海洋生存的人。他們被認為會給航海帶來好運,通常被船長雇傭,或者駕駛著自己的船只。他們可能成為海盜的敵人或者領袖。他們的圣水是用鹽水做的;他們的造水術戲法能夠制造淡水或咸水。

領域動物、混亂、旅行、水;武器三叉矛(m)(視為長矛)

匹里麻斯(PYREMIUS)===============

(烈火殺手、毒液惡魔、丑陋刺客),中立邪惡火焰、毒素和謀殺之弱等神

匹里麻斯曾經是毒素和謀殺之半神,但是他毒殺了萊涅特(Ranet),蘇國的火焰女神,并且繼承了她的神職。他現在是刺客的保護神,他帶著一把叫做紅光(RedLight)的長劍和一根叫毒蛇(Viper)的長鞭。

他對惡魔很友善;潔萊鼠還有很多非人類的部落崇拜他。他和其他神祗都保持距離,除了同樣是猩紅兄弟會保護神的塞露。他的圣徽是一張惡魔的面孔,帶有像蝙蝠翅膀一樣的耳朵。

世界將在火焰中毀滅。任何威脅你的東西都應該被燒掉,那些阻止你的人必須被殺掉。即使最強大的敵人也要睡覺。那些因為這種戰術而倒下的人都應該認命,而那些利用這種弱點的人則是最狡詐的。這種學說暗示著一流的牧師應該互相獵殺,而聰明的家伙有時離開神廟去建立自己的教派。

他的牧師會注意其他人的弱點或者防御中的破綻。他們把自己暴露在高溫之下來測試力量,密謀對付那些擁有他們想要的物品的人,制造高級的鍛爐并探索擁有能用來制造毒藥的稀有植物和材料的奇異地方。人們可以在他們的神廟里雇傭刺客;因為長期的不和牧師之間的翻覆很正常。

領域破壞、邪惡、火;武器長劍(m),長鞭(m)

羅爾剎(RALISHAZ)===============

(無面者),混亂中立(混亂邪惡)機運、霉運、不幸和瘋狂之中等神

羅爾剎是變幻無常的(時丑時美,時女時男),但是他通常以一個著裝古怪的乞丐的面目出現。他除了他的木棍外什么都不帶;他的圣徽是三根骨頭,得自預言和賭具。他獎賞或者處罰那些依賴運氣或者冒險的家伙,表面上看來是隨機的。他是瘋狂之神;許多人都在爭論他的外表和奇想是出于完全的隨機還是因為瘋狂。他避開其他神祗,雖然他看起來并不憎恨他們。

秩序并不存在,只有隨意、運氣和幾率存在于你的身上。雖然你有可能交上好運,但是宇宙最終會將它平衡。隨意和瘋狂聯系在一起,而有時最瘋狂者可能就是最接近宇宙本質的人。仁慈和繁榮都是假象,遲早所有人都會遭遇不幸。

羅爾剎的牧師是一種奇怪的組合:宿命和鹵莽,淡薄和努力,依賴于那時他們對于世界的感覺如何。他們過著喜悅的生活,但是如果不幸降臨時就會很嚴重。他們主持賭博場所,雖然大多數老板不確定他們的存在是趕走還是帶來厄運。當預言暗示該旅行時他們則旅行,或者就是擲一下骰子來決定。他們通常是明理或殘酷的,不會和那些最終將被厄運詛咒的人達成友誼。

領域混亂、破壞、機運;武器木棍,木制武器

拉奧(RAO)===============

(仲裁者,平靜之神),守序善良和平、理智和平靜之強力神

拉奧的形象是一個黑皮膚、白頭發的老人,他雙手纖細,總是帶著平靜的微笑。任何時候只要有和平的獻禮,拉奧就會年輕一天。雖然他從不直接干涉奧斯,拉奧卻是一些善良神器的制造者,特別是拉奧圣杖(CrookofRao)。他是伊烏茲的死敵,茲爾圖斯的盟友,對其他存在都很友好。他的一瞥能讓好斗的生物放松進入一種愜意的平靜之中,在過去他甚至用這種能力挫敗過奈落。他的圣徽是木制或鐵制的白心,或者是表情平靜的心形面具。

理智是最重要的天資。它會導致交談,交談導致和平,和平導致平靜。如果所有的人都對他人有理智,那么世界就會充滿秩序與和諧。有些人拒絕使用理智而訴諸于暴力,那時就需要由理智和智慧指導的行為來制止他們并恢復和平。

他的牧師追求知識、邏輯思維、神學和自我反省。他們喜歡和平的方法超過暴力,但是當他們的意見被忽視或者理智的堡壘被威脅時決不會放棄使用武力。他們尋找新的思維方式,傳說中平靜寂靜的場所和強大魔法以做用于秩序和善良。

領域秩序、善良、知識;武器輕型硬頭錘

萊茲愛渥(RAXIVORT)===============

(艾克瓦特之王,老鼠之主、暗夜之翼),混亂邪惡艾克瓦特、老鼠、鼠人和蝙蝠之弱等神

萊茲愛渥是艾克瓦特之神,艾克瓦特(Xvart)是一種矮小的藍皮膚的類地精種族,它們分布在強盜王國、長角社的舊地、骨骸邊地、波瑪吉、威伯本科和維斯維森林東部。萊茲愛渥是該種族中最強大的將軍,被惡魔領主格拉茲特所收容并賦予力量。在作為奴隸主為格拉茲特服務了幾個世紀以后,萊茲愛渥掠奪了惡魔兵工廠并自稱有了在無底深淵的地盤。雖然他能變成巨大的老鼠或蝙蝠,但他的天然形態是一個強壯丑陋的艾克瓦特,穿著藍色的盔甲,外面披著奢華的外衣。他帶著彎刃大刀蔚藍剃刀(AzureRazor),喜歡投擲各種各樣的刀片,并用左手制造出酸性的火焰(因此他的圣徽是冒出藍色火焰的手)。他和大多數其他非人類神祗作戰但是從不和惡魔戰斗。

艾克瓦特是世界的繼承者。他們和他們的老鼠、鼠人和蝙蝠同盟會消滅他們的敵人,特別是地精和狗頭人。通過狡猾、數量和小型同盟,艾克瓦特會壓倒所有的反對派。就像萊茲愛渥自己一樣,火焰和匕首就是艾克瓦特用來對付仇敵的工具。能變成老鼠或蝙蝠形態者擁有雙倍的祝福。

大多數萊茲愛渥的牧師都是艾克瓦特,雖然有一些老鼠和蝙蝠類的生物也崇拜他。不尚武的牧師會搜索古代的廢墟為他們的部落帶來魔法和武器。他的牧師比其他的艾克瓦特更虛心也不害怕人類,當遭遇人類時他們會作為談判者或者外交官。

領域動物、混亂、邪惡、詭術;武器彎刃大刀(m),匕首

露德(RUDD)===============

(魅力,決斗家),混亂中立(混亂善良)機會、好運和技能之半神

露德是一個通過渥利達馬拉的幫助而擁有神格的女性。她的外表是一位整潔活潑的奧爾迪安女性,她穿著合身的衣服還披有一件長長的藍色斗篷。有人說她也是九個曾經被瘋狂大法師薩奇克所囚禁的半神之一,而她的教派在近二十年來變得流行起來,特別是在冒險者之中。她和她的導師和毛利勃關系良好,但是反對薩奇克、羅爾剎和伊烏茲。她是細劍的大師,她的短弓也從不失手,牛眼靶是她的圣徽。

取得成功要依靠技能,但是也要靠運氣。不要放棄遠程射擊,但是也不要太依賴它。成功人士在賭桌上或者決斗中自有其運氣,特別是當他們用技術拼搏時。可能就是能否發現好運并且抓住它的能力區分了英雄和**。

露德的牧師練習主要依賴運氣和運動能力(很少是精神力量)的競技,磨練他們的戰斗能力,執行其他只要反復訓練就能有所提高的任務。他們在賭博場所或者劍術和箭術學校工作,勸告新手繼續訓練,警告倒霉蛋去尋找其他的娛樂。他們為了尋求**的經歷,增進自己的能力,消除劣勢或者只是為了冒險而冒險。

領域混亂、善良、機運;武器細劍(m),短弓(m)

圣?庫斯伯特(SAINTCUTHBERT)===============

(持罰棍的圣?庫斯伯特),守序中立(守序善良)常識,睿智,熱情,誠實,真實和紀律之中等神

圣?庫斯伯特可能過去是凡人(如同他的信徒所宣稱的),但就算是真的,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他大概是來自某個不知名的人類民族。他的三大主要圣徽是紅石星曜、木制軍營和褶皺禮帽,當他化身為各種形態時(包括普通的鄉下人,或是一位白發白須,穿著全身甲的男人)他總是帶著一根青銅木的罰棍。他對其他的守序非邪惡神祗都很親切,除了他的競爭者佛塔斯。

睿智,實踐和明智乃是圣?庫斯伯特之道。持罰棍者的言語必須被傳播,那樣所有的人才能受益于他的睿智。信仰不堅定和違背圣?庫斯伯特的行為都不能為信徒所容忍。不信者只要通過不斷的努力就能成為信徒。坦城,真實,實踐,以及理性乃是人生之中的最高美德。圣?庫斯伯特的圣職者包含三個不同目的的分派:戴帽者(theChapeaux),勸說人們信教,星曜者(theStars),保持教義的純潔,作戰者(theBillets),服侍并保護信仰。

持罰棍者的牧師都是說話坦白的嚴厲家伙。他們絕對不會忍受**,也厭惡那些心中毫無信仰的人。他們接受戰爭藝術的訓練并保持著優秀的體格。戴帽者戴著傳統的皺帽,星曜者戴著銅、金或白金制成的星曜勛章,作戰者戴著橡木或者青銅木制成的軍營圣徽。

領域破壞、善良、秩序、保護、力量;武器木棒,鈍擊武器

塞哈涅?月虹(SEHANINEMOONBOW)===============

(夢之女士),混亂善良(中立善良)神秘、夢、遠行、死亡、滿月和卓越之中等神

塞哈涅的外表是一個永遠年輕的女性精靈,穿著一件半透明的流動月光織就的長袍,使用她的魔法和魔杖震懾敵人或讓他們進入深層睡眠。作為柯瑞隆?拉瑞斯安的妻子,她的眼淚和柯瑞隆?拉瑞斯安的血液造就了第一批精靈。她在精靈死亡和到達死后世界的旅途中照看他們的靈魂。作為月亮女神她也管理夢、預兆和幻術,她還保護她的信徒免造精神錯亂。她的圣徽是頂端有薄霧的滿月。

生命就是其秘密被塞哈涅所隱藏的一系列的神秘。當靈魂突破了他凡塵的限制并發現了新的神秘,他就達到了一種更高的境界而生命的循環仍將繼續。通過睡眠和冥想中的夢境和幻象,她揭示了生死循環中的下一步和目的地。尊敬那神秘的月亮,因為它們像潮汐一樣牽動著萬物的靈魂。

塞哈涅的牧師都是預言家和神秘者,他們作為尋找啟迪和卓越之路的精靈和半精靈的靈魂顧問。他們通過管理葬禮和死者的遺體作為死者的守護者;他們認為不死生物是一種褻瀆。他們制造幻象來保衛精靈的土地和要塞,施展預言類法術來發現社群的潛在威脅。他們為了尋找失落的奧術知識而冒險,特別是預言類和幻術類的。

領域混亂、善良、知識、旅行、詭術;武器木棍

莎提亞(SOTILLION)===============

(夏日女王),混亂善良(混亂中立)夏天、南風、安逸和舒適之弱等神

莎提亞被描述成一位穿著半透明衣服的美麗女性,她手中拿著一瓶葡萄酒斜靠在毛毯上,陪伴有一個有翅膀的純橙色的老虎(她的圣徽)。她一伸手就能用接近睡眠的昏迷影響別人。作為茲爾圖斯的妻子,她因為她丈夫的富貴而能維持他所喜歡的安逸。即使是一位懶惰的女神,她也會被她的親屬督促盡她的職責。

當南風吹來播種完成時,就是該放松并和有趣的人們友好地聊天并滿意安靜地一起享受美好的食物和暖和的天氣的時候了。盡量避免努力工作和疲勞。如果有人威脅你的獎賞,那么就用你的熱誠保衛它們就像大貓保護小貓一樣,因為生命中沒有舒適就等于沒有樂趣。

莎提亞的牧師飲食奢侈并且喜歡參加偶然的派對,在那里他們能欣賞輕音樂,和有趣的人交談,品嘗美味的食物和飲料。她的牧師能夠成為良好的外交官因為他們能夠讓人們放松而忘記爭吵和憤怒。他們旅行別具一格,通常是騎馬、乘馬車或做轎,去拜訪熟人或參加聚會。有一些則認為沒有窮困和艱苦與之對照的舒適和安逸是沒有意義的;這些教士會參加冒險,既是為了簡樸的生活也是為了日后的富有。

領域風、混亂、善良、醫療、植物;武器捕網(m)

塞露(SYRUL)===============

(叉狀之舌、老鬼婆、破誓者),中立邪惡謊言、欺騙、背叛和虛假承諾之弱等神

塞露的外表是個衣衫襤褸的骯臟發臭的老鬼婆(那只是一個用來覆蓋她無可名狀的外貌的幻象)。她無時無刻不帶著小騙子(SmallLie一把用邪惡獨角獸的角制成的巨毒匕首)和殘酷真相(HarshTruth一根用金龍晶狀靈魂造就的枯萎權杖),并騎著一匹叫做火焰魔鬼(Flamedevil)的夢魘。她能看穿任何詭計和幻術,她的圣徽是叉狀的舌頭。塞露避免接觸任何神祗除了匹里麻斯,他在許多事情上和她合伙。

保護你所知事情的最好方法就是說謊。語言比任何武器都要致命;只要完美的謊言就能讓最強者和最弱者都倒下。當有利時就信守諾言,當無用時就打破誓言。只有傻瓜才會信任,背叛一個傻瓜就是你能給他的最好的禮物和教訓。把誠實和坦率留給愚者。她的教派相處良好只是交流上存在障礙。

她的牧師在能夠造成最大麻煩的地方利用自己的能力有效地說謊:市場、法庭、大使館和算命攤。許多都是自導自演誹謗公眾人物的熟練演員。他們參加辯論,被首領雇傭來混淆和誤導間諜或不保險的外國權貴。他們為了逃脫迫害、尋找能夠帶來升發的傳聞和利用貪婪愚蠢的探索者的信任而旅行。

領域邪惡、知識、詭術;武器匕首

泰爾區(TELCHUR)===============

(冰之修士),混亂中立冬季、寒冷和北風之弱等神

泰爾區是所有普朗坎的孩子中最壞的一個。他怨恨被安排到一年中最寒冷凄涼的幾個月,他不理睬他的親人反而與奇怪的生物交往(包括貴族史拉蟾、狼王(WolfLord)和大魔鬼畢萊爾(Belial))。他的外表是一個黑眼珠的憔悴男子,他的胡須都結滿冰柱,他揮舞著一根冰制的短矛并且陪伴有一個長翅膀的白色公牛。他擅長于他的工作,因為不想讓競爭者影響他的名譽,在七百年前他曾經驅策他最強大的牧師們將他的競爭對手瓦圖關入魔法監獄之中。他喜歡冰封森林的寧靜和寒風穿過山道的呼嘯聲;他的圣徽是雪原上的無葉樹。

雖然生命在春天開花并在夏天繁榮,但是冬天總會來臨并帶來死亡,大地將被冰凍因此即使最健壯的嫩苗也無法生長。寒風將一切遮蔽,從**身上吸取生命力,吹滅火焰和希望,只留下無盡的蒼白的寂靜。

泰爾區的牧師喜歡沉思性格孤僻。他們不喜歡吵鬧和幽默,喜歡僅僅保持生活所必需,即使在豐收時節也一樣。他們只在黑夜祈禱。他們主持冬季的葬禮,幫助合適者度過嚴冬中最冷的時節,為了向遠方的人們傳播冰之修士的沮喪而冒險。

領域風、混亂、力量;武器短矛,短弓(m)

薩瑞茲頓(THARIZDUN)===============

(黑暗之神,無盡黑暗之主),中立邪惡無盡黑暗、腐朽、熵、邪惡知識和瘋狂之中等神

薩瑞茲頓是一個來歷不明的古老邪惡的神祗,被所有神祗合力所監禁。已經有一千年沒有他的消息了。據說如果他被釋放,眾神將再度聯手將他封印,因為他希望毀滅整個宇宙。他的遺跡仍然存在,而他的遺物仍具有力量。雖然沒有關于他的真實描述被保留下來,但他被認為是一個沒有固定形態的完全黑暗的實體,只留下寒冷、腐朽和瘋狂的痕跡。他最近的崇拜者(例如猩紅兄弟會,很多人都這么說)攜帶有黑暗螺旋或者逆金字塔的圣徽。

光明必須被熄滅,完美必須被腐蝕,秩序必須被摧毀,精神必須被分裂。所有的邪惡都被描述在現存極少的文件之中——邪惡的祭祀儀式,破壞和對無辜者施加恐怖。這種信仰的現存教義都圍繞著數字三,與他力量相連的物品的發現(是聯系他的關鍵)和釋放他的方法。

他的牧師許多都是瘋子。剩下的則被欺騙認為如果釋放他那么他會在重造世界時給予他們特權。他們非常隱秘并且學會只相信該教派的其他成員。他們進行奇異的儀式,探索能和他取得聯系的古代遺跡。因為他們的神祗被關押,他的牧師必須和注入薩瑞茲頓的力量的物品或地點有所聯系才能準備或施展法術。

領域破壞、邪惡、知識;武器腐朽螺旋(無相應武器)

泰德里昂(TRITHEREON)===============

(召喚者),混亂善良個性、自由、報應和自衛之中等神

泰德里昂是一位高大健美的年輕男子,他有著紅金色的頭發,穿著鏈甲衫和藍色或紫色的衣服。他的圣徽是追擊符文,代表了他追捕壓迫者和暴君的無情。他以他的三大魔法武器(短矛克拉斯寇,毀滅先驅(Krelestro,theHarbingerofDoom);寶劍自由之舌(Freedom'sTongue);王杖懲罰權杖(BatonofRetribution))和三大召喚獸(獵犬奈毛德(Nemoud),獵鷹海瑞絲(Harrus)和海蜥蜴卡洛克(Carolk))而出名。他與邪惡和壓迫性的秩序戰斗,因此他有時也對抗善良的神祗例如海若尼斯和佛塔斯。

所有人都擁有生命的權利和選擇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的能力,因此那些束縛別人和用壓迫性的法律控制他人者必須被推翻。如果有人對他們放肆的話,就訓練平民保衛自己和其財產。如果你被冤枉,你應該自己尋求復仇,特別是如果沒有人幫助你。因為該信仰鼓勵獨立超過傳統的教條,因此每個派別都有自己關注的中心但是也和其他派別聯盟。

泰德里昂的牧師都是粗獷而樸實的個人主義者,從不害怕質疑權威。住在城里的訓練平民自衛并招募擁有同樣獨立自由理想的游蕩者和巡林客。那些在鄉下的則作為對抗殘暴的地主和兇惡非人類的偵察員或者間諜。他們都監視著守序的教派惟恐他們變得過于強大。召喚者的牧師為了尋找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而遠行。

領域混亂、善良、保護、力量;武器短矛,長劍(m),巨木棒(m)

歐拉(ULAA)===============

(寶石夫人),守序善良丘陵、高山和寶石之中等神

歐拉是奧爾迪安神祗布萊爾德的妻子,但是她的種族不明。體型像一個矮人女性但是面部卻像個侏儒,她同時被這些種族和人類所崇拜。她的魔法鐵錘骷髏擊碎者(SkullRinger)和她丈夫的武器都是在同一個鐵砧上打造的。土元素為她服務,她還能穿過巖石,并且與奧斯之母交談。她的圣徽是一座有著紅寶石之心的高山;她將紅寶石埋入大地之中送給那些為他丈夫服務的人作為禮物。

丘陵和高山是神圣且美麗的場所,無論是在地表上還是像血管一樣交錯的坑道中。為任何善良的目的而開采寶石都是受祝福的,但是為了純粹的貪婪和邪惡的意圖而這樣做則是可憎的。大地所能贈予的最好禮物就是寶石,每一塊都帶有大地的力量并且反射出千倍的光芒。

歐拉的牧師住在高山之上或之內,保護它們免遭貪婪和邪惡的入侵者所傷害。他們保護他們的社會,摧毀邪惡非人類的巢穴,教導礦工和采石工怎樣尋找工作的最佳地點。他們擔當經過他們土地的旅者的導游,為了去探索其他種類的寶石樣本而旅行,他們憎恨奴隸制。

領域土、善良、秩序;武器戰錘(m)

瓦圖(VATUN)===============

(北地之神),混亂中立北地野蠻人、寒冷、冬季和北極獸類之弱等神

瓦圖在西爾隆安半島以外被很大程度地遺忘。他不被蘇國王權所崇拜,瓦圖存在于該神系中只是因為他被是蘇國后裔的北地野蠻人所崇拜。瓦圖在兩周會戰期間被泰爾區的牧師所囚禁。他揮舞的冰之戰斧叫做寒冬之咬(Winter’sBite)。當被釋放后,瓦吞就會成為一股寒冷憤怒能量的旋風,鼓舞他的信徒盡量向南方挺進。島特和勒格是他唯一的盟友。他的外表是一個巨大的蘇人男性,披著北極熊皮,胡須上都是冰和雪,口中吐出冰霧。他的圣徽是雪地中太陽落山的場景。

冬天是剔除劣者的時節,那樣強者才能生存。積雪會覆蓋懦弱之人,那樣他們就會被所有人遺忘。當盛冬(GreatWinter)降臨之季,北方人民會是真正的幸存者并繼承這個世界。

瓦圖的牧師鼓舞暴力對抗泰爾區的信徒,幫助他們的部落在寒冬中生存,醫療受傷者并幫助他們的人民作戰。頭腦冷靜的牧師被派去尋找考斯五刃(FiveBladesofCorusk),如果組合起來就能釋放瓦圖(傳說如此)。最近的傳說顯示出魔鬼和達瓦圖的監禁有聯系,所以他的牧師成為魔鬼的死敵。因為他的被囚,他的牧師必須在一個火把大小(或更大)的火焰十英尺之內才能準備或施展法術。

領域風、動物、混亂、力量;武器戰斧(m)

小說《變身女帝》 諸神資料四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豪門世家小說
  2. 搞笑小說
  3. 玄幻小說
  4. 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