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學網 > 小說庫 > 重生 > 重生之逍遙小司命

更新時間:2019-06-01 14:46:50

重生之逍遙小司命 連載中

重生之逍遙小司命

來源:有書閣作者:澤被蒼生分類:重生主角:陳晨唐菲菲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之逍遙小司命》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澤被蒼生寫的重生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重生花都,腳踩二代,手攬美嬌娘……...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班主任彥玉嬌怒氣沖沖的環視了一圈,看到張甚時臉色才好看了一些。見張甚小臉紅撲撲的更好看了,佯裝發怒的問道:“張甚,剛才班里是怎么回事,你這個當班長的怎么弄的,這班里還有你管不住的人?”

“彥老師,你總算是來了,你要再不來我就被白易打死了。上次月考的模擬成績出來了,陳晨又是最后一名,我就說了他兩句,他不僅辱罵我是個廢物,還指使楊晨打我,你看那個椅子都打成什么樣了!”

彥玉嬌的到來無異于給張甚注入了一劑強心劑,張甚頓時變得底氣十足,楚楚可憐的指著被摔得破碎的椅子,看的彥玉嬌心都碎了。

經過張甚添油加醋這么一說,彥玉嬌的臉色像是六月的云雨,陰沉的嚇人。他本來就對失了智的陳晨不喜,現在連白易這個富二代都跟著胡鬧起來,怎能不叫他發火。

“白易我勸你老實點,不要以為你爸有錢就想干什么干什么。要不是你爸找校長要給你分配一個學習氛圍好點的班級,憑你的分數想進我三班不是在做夢?還有你陳晨,劣跡斑斑,教出你這樣的學生真是我的恥辱,人家NBA球員一場拿的分數都比你多,看看你,連點羞恥心都沒有!”

“這個班我不在就是你倆的天下是吧?那咱們今天索性就把話說清楚,要么你陳晨滾蛋去放牛班十七班,我會幫你通知校長一聲。要么我現在就去校長室請求辭掉三班班主任,調離高三!”

一石激起千層浪,彥玉嬌的話明眼人都看得出是裝樣子給陳晨看的。可是班上同學還是信以為真,張甚更是高喊道:“您可不能走啊彥老師,您要是走了豈不是眼睜睜看著我們走向毀滅嗎?”

“是啊彥老師,你要是走了三班就徹底完了,你可千萬不要跟那種人一般見識。”

“陳晨,你還要鬧到什么時候,信不信我們現在就聯名上書給校長,讓他把你調離三班?你要是識趣,就趕緊收拾書包滾蛋!”

就連個別女生都忍不住對著陳晨大罵起來,陳晨沉吸了一口氣。面對面色鐵青的彥玉嬌與一眾急頭白臉的同學,雖然有些不忿,但是他懶得辯解。

楊晨叫喚了半天知道這招行不通了,索性站起來跟陳晨并列,一副要挨罵兄弟陪你的樣子,頗有幾分義薄云天的范兒。

“好,你不動身是吧,那我去找校長,看看校長是留你還是留我!”

一口氣對著陳晨跟楊晨狂罵十幾分鐘,彥玉嬌見兩人還是一副無動于衷的樣子,索性撒潑要去告校長。這一舉動頓時又引起班上同學的共鳴,一個個紛紛替彥玉嬌出頭,斥責氣陳晨起來。

“夠了!彥玉嬌,既然你這么不待見我,我走便是。不過我要告訴在座的各位,我不會讓你們輕易忘記被我支配的恐懼!”

班里頓時靜悄悄的,彥玉嬌的臉更是青的發紫。敢當著面把她名字這么理直氣壯喊出來的,陳晨還是頭一個!彥玉嬌一個堂堂男子漢被人當面喊出這么娘氣的名字,本來對自己名字就很抵觸。陳晨簡直是紅果果的再打他的臉。

陳晨隨意的收拾了幾本書,背起書包就要走,白易偷偷拉住陳晨的褲子,小聲道:“別沖動啊,他罵一會就沒事了,去放牛班就真的完了。”

見白易還在為自己著想,陳晨頓時心中一暖,環視周圍一圈,笑說道:“放心吧,這些個所謂的好學生在我看來不過是土雞瓦狗罷了,你好好學,不要被影響了。”

陳晨拍拍白易的肩膀,表明自己心意已決。這時白易臉色一變,突然驚喜的說道:“不對,你不是這樣的。”怔了一下又改口道:“對了對了,你就是這樣的,這么說你恢復了?”

看見兩人還在小聲嘀咕,彥玉嬌很不爽的敲敲講桌,冷哼道:“請外班同學離開,我們要上課了。以后這課,你就是想聽,也聽不到了。”

“要相信命運,我還是相信彥老師能活過今天。”

陳晨淡淡一笑,背著書包一個瀟灑的轉身只留給三班全體師生一個孤傲的背影。彥玉嬌還不懂陳晨的話,這時白易實在憋不住了,笑了一聲。張甚也發自肺腑的笑了起來,終于將陳晨從三班擠走了,以后再也不會看見這個礙眼的了。

這一笑頓時像是引起連鎖反應般引得班上同學紛紛大笑起來,這時彥玉嬌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陳晨的話意思很簡單,他明天就想聽彥玉嬌上課,要是聽不到那就只能是彥玉嬌晚上暴斃身亡。

“目無尊上,毫無教養可言。垃圾只配留在垃圾桶里,大家不要受這種人的影響。”

彥玉嬌厭惡的看了一眼陳晨離開的方向,這時白易“噌”的一下站起身來,寒聲道:“那么背后說人沒有教養,是不是也算沒有教養呢?彥玉嬌我告訴你,陳晨已經恢復了,過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你今天有多愚蠢了!就你這種人,也配做老師,我呸!”

不用看彥玉嬌就知道,能在這個時候義憤填膺的除了白易沒有第二個人了。要不是念在白易的父親沒少送禮給他,他早就將白易趕出三班了。知道白易是個暴脾氣的彥玉嬌也不愿意跟他多糾纏,呵斥道:“你給我坐下聽課,我可警告你,你要是再敢頂撞我,我就把你也逐出三班!”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逐出三班?真是好笑,告訴你,不是你趕出去的,是小爺自己不樂意待在你這破班了。”

白易一臉耿直的堅持要帶走自己的東西,桌椅板凳一并扛在肩上大搖大擺的出了三班教室。剛邁出腿白易的心里就有些發虛,暗自嘀咕道:“這要是讓老爺子知道,豈不是要**我?罷了罷了,與其在這兒受這個孫子的窩囊氣,還不如跟著陳晨喝湯。”

隨著陳晨與白易兩人的相繼離班,彥玉嬌再看向三班這一張張臉,頓時覺得親切多了。尤其是張甚那張小臉,恨不得好好捏幾下玩玩。

一下課的彥玉嬌頓時馬不停蹄的奔向校長室,一進門就嚷嚷道:“沈校長,這課我沒法帶了,我請求將我調離高三三班。如果校長還念在我為學校做的貢獻,那就請開除陳晨,有這樣的學生混在天海一中,遲早會將天海一中的名聲搞臭的。校長,害群之馬不可留啊。”

彥玉嬌一面添油加醋的將剛才發生的事消化再加工,一副我盡力了,你看著辦的表情。

只聽沈校長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彥老師啊,你看這樣如何,王沐老師跟我提過幾次要將陳晨交換到她班上的事,不如這次就做個順水人情,讓他自己去十七班報道算了。”

沈校長口中的王沐老師不偏不倚,正是十七班的班主任。雖然王沐是新聘的老師之一,可是卻直接接手高三班級,能力不可謂不強。

“原來是這樣,這么看來陳晨在學校惹了這么多事,校長都沒想過開除陳晨的原因,就是因為王沐老師?可是王沐老師跟陳晨無親無故,為什么一再力保這樣一個害群之馬呢?”

不開除陳晨,彥玉嬌總覺得有一口氣憋在胸口,堵得慌。學校里知道王沐老師背景的可謂少之又少。但是見到天海一中的校長鄒亦春看見王沐也是笑得很端莊典雅,就算瞎子都能看出來王沐的來頭不小。

“哎呀,老閻哪,你還不明白嗎?小打小鬧我可以容忍,現在正好把陳晨調到王沐老師的班上。若是你還不情愿,那我只能把你調離高三年級了。”

聽著沈校長的話,彥玉嬌頓時心涼的半截,這意思是寧愿留陳晨都不打算留自己?彥玉嬌心中有些不滿,自己好歹是從業二十多年的老資歷了,怎么價值還比不上一個壞學生?

彥玉嬌的臉上就差寫著“不滿”二字了,沈校長無奈的一笑,唏噓道:“你啊,還別不樂意,惹得王沐老師不高興了,就連我都得收拾包袱走人。你啊,別太較真,就這樣,陳晨轉到王沐老師班上,這件事就這么定了。”

話都說到這兒了,彥玉嬌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幾下,雖然沈校長給出的方案就是他原先計劃好的。可是就沖陳晨敢當著全班學生的面叫他一聲“彥玉嬌”,他就下定決心要將陳晨趕出天海一中。

“好吧,就聽校長的。”

事到如今僅憑自己的分量想開除陳晨是根本不可能了,彥玉嬌無奈的嘆了口氣,連再見都沒心思說,直接扭頭走了。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鬼怪小說
  3. 古代小說
  4. 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