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白菜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南山有月

更新時間:2019-05-31 11:30:01

南山有月 連載中

南山有月

來源:青墨云作者:無條分類:仙俠主角:南月顓頊

主人公叫南月顓頊的小說叫做《南山有月》,是作者無條寫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她,青蛇苦修百年成人;他,風流多情人間正主! 百年前陰差陽錯的交集,百年后再次相遇,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被認為女媧轉世的她,能否在愛情上修成正果?魔界大敵入侵,雷州共工氏處心積慮,大荒腹背受敵!...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她們二人一起來到玉山倉庫,勝遇打開門,揮揮手,整個黑暗的倉庫變得通亮起來。

勝遇帶著南月進去,邊走邊囑咐道:“你可要很緊我,玉山倉庫里的機關可不是好對付的,稍有不慎就會喪命。”

南月點頭,跟著勝遇的腳步,亦步亦趨的走著。

“我們進去拿什么啊?蟠桃嗎?”

勝遇輕笑,“你個笨丫頭,蟠桃都是從桃樹上摘的,難不成還會放在倉庫里變成桃干?”

“哦。”

南月吐舌頭,為自己的無知尷尬。她轉頭打量這個玉山倉庫,只是個很大的房間,幾乎可以一眼看到墻壁,不過正因為毫無遮掩,南月覺得這個倉庫十分危險。

“勝遇勝遇,”南月拉住走在前面的勝遇,指指一面墻前唯一的一樣東西,是個方鏡,鏡面雖然沒有光澤,但鏡身卻散發著淡淡的白光。“那個是什么啊?”

勝遇看了眼方鏡,開口道:“那是通天鏡,可以通人的前世今生,是上古時期女媧娘娘留下的寶物。”

“那么厲害啊?”

“我跟你說,千萬別打它的主意。且不說拿不拿得到,就算得到了,也會被大荒之內渴求它的人追殺,永無寧日。”

勝遇說的很嚴重,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不會吧,一個鏡子而已,有那么大的威力?”

“你沒聽說過嗎?通天鏡里有女媧娘娘的神靈,你說,是不是得女媧者得天下?”

“這個倒是真的。不過女媧娘娘已經離開那么久了,就算鏡子里有女媧娘娘的一魂一魄也沒什么用了吧。”

勝遇被她氣得不輕,敷衍道,“別說了,我們還是抓緊去取桃花釀吧!晚了,西王母會怪罪。”

南月一聽桃花釀,立刻來了興趣。她連忙追上走在前面的勝遇,問道:“這桃花釀又是什么東西?難不成也是女媧娘娘留下的神物?”

“桃花釀是由玉山三千年的桃花釀成的美酒,雖然不比那些上古神器,但因為日夜生長在玉山之巔,便有治療的效果,是天下不可多得的圣物。”

勝遇帶著南月走到柜子旁,伸手拉開抽屜,只見里面擺放著十來個玉瓶,通透的瓶身里面隱約可見粉紅的液體。而整個空氣中都彌漫著桃花馥郁的香氣。

南月深深吸了口氣,由衷的贊揚道:“真香!”

“這個自然。每瓶桃花釀至少需要三十棵三千年的桃樹,除去敗落受損的花瓣,大概有九萬九千朵桃花才是一瓶。”

“啊?那么稀少?”

南月小心翼翼的拿出一瓶桃花釀捧在手里,仔細觀察著這個世間尤物。

“每百年玉山只出二十瓶桃花釀,除去給四位天帝的八瓶,還要給四大家族的人各送一瓶,剩下的八瓶不是被顓頊要去就是被他偷去一半,可西王母素來寵他,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所以,桃花釀在玉山也是至寶。”

勝遇拿出托盤,取了四瓶桃花釀放進去,隨手將抽屜關好。

“顓頊?你說的是人王顓頊?”

“除了他還能有誰。”

“可是我總聽人說,顓頊智謀雙全,氣宇軒昂,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那么好的人,竟然會為了喝酒而偷東西?”

“我跟你說,以后千萬別和顓頊扯上關系,先不說他是不是正人君子,單單他磨人的手段就夠人受得。我可是親身經歷過。”說完,勝遇還打了個冷顫,像是怕極了。

南月見她的模樣,笑道:“有那么夸張?看來以后我得會會他,好好給你報仇。”

勝遇看她不聽勸,嘆了口氣說:“你別不信,反正我是受不了他的樣子。”

“好了好了,我們快出去吧,不然西王母該等急了。”

“嗯,走吧。”

南月再次跟在勝遇身后走出倉庫,關門的剎那,南月緊緊的盯著那個散發著白光的方鏡。

日落時分,蟠桃宴的事宜已經準備停當,各位上神也開始相互寒暄落座。大家三兩一伙,談論著大荒近來的時聞趣事,不時會有笑聲傳來。

而一身妃色衣服的宓妃單獨坐在一案旁,冷眼掃了眼眾人,不屑的輕哼一聲。

這時,一位青衣男子坐到宓妃身旁,給自己添了杯酒。

“你太任性了,竟然那么長時間不回太昊山,青帝陛下若是知道,肯定會不高興的。”

“你還是先找到他再來教訓我吧!自己都百年不露面,又怎么有理埋怨我回去?”

宓妃繃著臉,一副賭氣的樣子。

男子無奈的輕笑搖頭,“果然是父女兩個,脾氣都是一個樣子。看來以后的太昊山就是我句芒的天下了。”

“句芒,”宓妃碰碰男子,指著對面剛來的一人問道:“他是誰?怎么從來沒有見過?”

句芒看過去,只見一男子正在自飲自酌,一身海藍色衣服,額前的頭發微微遮住了好看的眼睛,紅唇緊緊抿著,一副不關世事的樣子。

單看男子,就覺得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了。

“他是赤水聽風,炎帝王妃赤水聽訞最小的弟弟。只是聽說他一直行蹤不定,不知為何會參加這次的蟠桃宴。”

宓妃沒有說話,而是更加細致的打量著這個赤水族的男子,細細看去,竟然比女子還要美上幾分。

這時賓客大多已經落座,專候西王母的到來。

本來人群中還有些許說話的聲音,卻在一人到來之后悄然下來。不明所以的人以為是西王母駕到,紛紛望過去。

來人竟不是西王母,而是一藍衣女子。

她邁著不緊不慢的步子款款而來,姿態輕盈似弱柳扶風,眉宇間卻透露出一股英氣,像是昭告世人,她同樣可以像男子般英勇。女子抬眼掃了眼眾人,人群中不乏傳出倒吸之氣,她像是被眾人的反應逗樂,掩起嘴輕笑,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南月重新看了遍眾人,沒有找到勝遇,卻發現了今日在桃花林為她造出風陣的男子。她走過去,在眾人探究的眼神下坐到男子旁邊。

“嗨,我們又見面了。”

南月同他打招呼,落落大方。

“看來我們的確有緣。”

男子給她添了杯酒,放在她面前。

南月端起酒仰頭干了,喝罷還摸了摸自己滾燙的臉頰。

“剛才真是嚇死我了,怎么我一出來他們就都不說話了呢?”

“因為你太美,讓他們驚為天人。”

南月被男子的話逗笑,“他們都已經是上神了,還如何驚為天人?你莫要騙我。”

男子也笑起來,上鉤的唇角美的讓人心動。

“你真是個妖孽。”

南月為自己和萬千少女感到惋惜,竟然被一個大男人在樣貌上給打敗了,真是丟人。

“何出此言?”

男子又為她續上酒,輕聲問道。

“不然怎么會長的這么漂亮?要我說你定然是投錯胎,才成為男子的。”

男子笑而不語,抬頭看了眼對面座上的二人,不由得擰眉。

他們一男一女,已經打量他很久了,而且女子高傲的眼神讓他感覺很不舒服。

“來南月,為我們相識,干一杯。”

“好。”

南月端起酒,絲毫沒有扭捏,仰頭干了。

“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我是赤水聽風。”

男子放下酒杯,又重新勾起嘴唇,語氣很無謂。

“聽風,真是個好名字。不過不知道你喜不喜歡聽風,如果喜歡,我倒是有一個聽風賞竹的絕佳處。”

衛丘之陽,竹林數頃,絕對是聽風的好地方。而且還是她和顓頊暮閣初見的地方。

“哦?那個地方真的有那么好?”

“這個自然,不過,我已經很久沒去了,不知還是不是原來的樣子。”

說完,南月又舉杯同赤水聽風干了一杯。

南月喝的猛了,有些頭暈,這才想起自己還有正事,于是連忙和聽風告別,起身離開。

赤水聽風見南月離開,又感受到那股令人難受的眼神,他望過去,與宓妃的眼神交匯。

而宓妃,卻高傲的轉走了目光。

猜你喜歡

  1. 驚悚懸疑小說
  2. 穿越小說
  3. 青春小說
  4. 娛樂圈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