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最新資訊 >

《我在峽谷等你》小說完結版精彩閱讀 第四章:買我,買我!

時間:2018-07-26 14:53:41編輯:學不乖

小說主人公是武檸李瑕的小說是《我在峽谷等你》,本小說的作者是咸牛寫的一本游戲競技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上課鈴已經響起,武檸和大瑕急沖沖走進教室坐到李瑕男朋友早就搶占的最后一排位子上。每次上大課,最后一排都會成為搶占的寶座,此處人杰地靈,適合睡覺聽歌看小說。“大瑕,我昨晚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武檸小聲的...

《我在峽谷等你》 第四章:買我,買我! 免費試讀

上課鈴已經響起,武檸和大瑕急沖沖走進教室坐到李瑕男朋友早就搶占的最后一排位子上。每次上大課,最后一排都會成為搶占的寶座,此處人杰地靈,適合睡覺聽歌看小說。

“大瑕,我昨晚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武檸小聲的對坐在旁邊的大瑕說到,然而這句話被無情的淹沒在周圍同學的竊竊私語以及老師的“諄諄善誘”里。

“瑕瑕,你昨天是不是又背著我玩游戲了,你看看你這呵欠連天的樣子。”大瑕的男朋友婁彬用雙手蹂躪著大瑕的臉,還悄悄的親了一下。

“你們兩個也太不知禮儀廉恥了吧!”武檸氣的翻了個白眼。

“那你可以坐到前面去呀,這樣就看不見了,”婁彬也向武檸翻了一個白眼,轉而看向李瑕“是不是呀?瑕瑕。”

李瑕滿臉倦意,伸手趴在桌子上,“呼,那我也坐前面去,遠離你這個流氓。”

“我怎么就是流氓了,你是我家媳婦,還不能親一下呀?”婁彬又把李瑕手拿過來牽著。

“誰是你家媳婦呀,太不要臉了吧。”

“嘿嘿,我就是不要臉,咋了?媳婦,媳婦。”婁彬耍起了無奈。

李瑕撇了撇嘴,笑了一下,打算趁機補個覺。武檸早已看慣了他們兩個的打情罵俏,當空氣也當習慣了,只是早上沒吃東西就匆匆來上課,現在肚子咕咕叫,“大瑕,你餓不餓呀?”武檸對大瑕擠眉弄眼。

下課鈴已然響起,婁彬拉著李瑕的手站了起來,“走,媳婦,帶你去吃好吃的。”

“真是便宜你了。”李瑕對武檸說到,就跟著婁彬走了,

“一個面包。”武檸嘿嘿笑道。天天吃你們狗糧,總得給點能填飽肚子的吧。

---------------------

“檸檸,你之前說你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到啥了?”李瑕把面包丟到武檸桌上。

“你竟然聽到了,哼,還假裝沒聽到。”

“她呀,肯定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夢。”婁彬搶著回答道。

“你才做不可描述的夢呢!”武檸白了他一眼。

“那也是關于瑕瑕的呀!”婁彬看著李瑕,傻傻的笑了一下。

“你們兩個真是夠了,我受不了,我還是去前面坐吧。”說著武檸拿好自己的書就往前面走去。

“哎,你不說夢了?”

“晚上在說吧。”

----------------------------

峽谷里面,艷陽高照,扁鵲坐在槐樹下面,正用藥壺澆灌著什么。

“扁鵲,你在澆什么啊?”阿珂衣裙搖曳,紅色衣襟在艷陽下面宛若起舞的雙翅。

“阿軻?你什么時候來的?能不能別老是隱身嚇唬我。”

“不是我嚇唬你,你澆灌的太認真好嘛,完全沒意識到我走近了。”

“額,我······”

阿軻在扁鵲旁邊坐下,望著遠處正在整齊操練的炮兵。“我昨天后半夜看見你帶了一個菇涼在峽谷逛,嗯······,她好像不是峽谷的英雄。”阿軻好像在自言自語,手中兩把短劍在掌上飛舞,宛如飛輪快若閃電。

“我······我只是帶她來峽谷參觀一下,讓她知道峽谷并不是她玩游戲時看著那樣簡單的。”扁鵲也看向遠處正在操練的炮兵。

“我只是隨口一問,以前也從未見你帶任何召喚師來過峽谷,所以有點好奇罷了。”阿軻眼里閃過一絲失落,隨即便恢復笑意。

“嗯······”

“放心吧,我不會給任何人說起此事的。”

“我······,謝謝!”扁鵲看向阿軻,她眼里一閃而過的失落,讓扁鵲有一絲絲揪心。

阿軻與扁鵲同一時期來到峽谷成為英雄,阿軻在一次峽谷自行舉辦的技能訓練上受傷,一直高燒不斷,扁鵲找遍峽谷的每一個角落,尋來藥材為阿軻治好傷病,兩人從此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

“阿軻,我們峽谷每個月一次假期就要到了,有沒有想好去哪里玩?”扁鵲打破沉默。

“天氣太熱了,還沒想好呢,也許就在李白的酒莊度過吧。”阿軻一笑,“你呢?”

“我想去峽谷外面玩一下。”

“外面?你是想去找你帶來峽谷的那個召喚師玩吧。重色輕友的家伙,以前放假你都和我在峽谷游蕩,現在居然丟下我出去泡妹子。”荊軻聲音故作輕松,調笑的說到。

扁鵲見阿軻還能調笑,也就放下心來,“阿軻,你說我這次專門去找她玩,要不要帶點什么禮物?”

“人類喜歡什么我還真不知道,你反正去外面玩,多逛逛看一下別的女生都喜歡什么啊。”阿軻翻了一個白眼,只聽見唰唰的刀劍聲,已經看不見人影了。

扁鵲早已習慣了阿軻隨時隱身的臭毛病,便想要逗一逗她,朝她隱身的地方撒了一罐藥下去,“我看你還躲。”卻并沒有看到阿軻現身。

峽谷雖烈日炎炎,卻不覺悶煩,涼風習習,扁鵲又多坐了一會兒,給身前土堆里的小種子澆上一些自己提取的生長液,會心一笑,便離開朝英雄大會前去了。

----------------------------------------------

“大瑕,就是昨天晚上我竟然夢到我去了峽谷玩,還是扁鵲帶我去的,”回答寢室的武檸已經迫不及待要告訴大瑕那個奇怪的夢。

“我去,大哥,你是玩游戲玩的走火入魔了吧,你昨天玩到兩點多還做夢。”大瑕簡直想把這個玩物喪志的家伙打一頓。

“不是啊,這個夢實在是太真實了,我感覺就像真的去了一趟峽谷一樣,你知道嗎?扁鵲說為了讓我以后更好的玩好這個游戲,要將峽谷的一草一木都給我介紹清楚,說什么暗影主宰是怎么來到峽谷的啦,復活規律啦還有什么峽谷草叢的分布特點啦什么的······。”

“那你倒是說來聽聽啊,你這是要稱霸峽谷了?哈哈”大瑕無情的調笑道。

“嘿嘿,他說的太多了我完全記不住嘛。但是峽谷的景色真的很美啊,山清水秀的。我們從峽谷邊上跳下去,居然還有瀑布,而且他們的小兵居然在操練,好多小怪獸在一起圍著主宰嘰嘰喳喳,你知道嗎?火焰山戰場就在主戰場山腳下,而且五軍對決戰場與主戰場只相隔一個山坳。”

“牛逼牛逼,大佬大佬。”

“嘿嘿,小意思,我給你說,峽谷里的英雄其實他們都有自己的住宅,還有自己的集市,而且好多英雄開了自己的店鋪,你知道我們每次去商城給他們買銘文或者皮膚什么的,他們都可以真的拿到,而且他們也可以自己掙錢去買自己想要的東西。你知道我們每一場比賽為他們買的裝備都會在比賽結束后被換成金幣,交完稅剩下的就是他們的了。”

“峽谷居然也有交稅這種事?你的腦洞是被劈開了吧!”

“肯定有啊,不然怎么維護峽谷秩序,峽谷還有專門的管理部門,感覺就和古代的一些制度差不多,但很多做法又和我們現在的一樣,現在夏天,他們峽谷里面竟然也有賣冰激凌的店鋪,”

“喲喲,那你有沒有買來吃啊?”

“扁鵲說那是他們可以消費的,對我們來說那就是虛擬的,沒得吃。其實我們現在有的他們峽谷都可以有,但是他們好像并不想把峽谷打造成我們現在這樣的世界,他們還是想堅持那種古色古香的建筑,而且明明都有電可用,他們還是喜歡用燈籠和蠟燭。”

“聽你這么說,要不是個夢,還真想去這樣一個地方生活呢。”

“那是呀,我也想去,但是別人那里住的都是真正的武林高手,不,是集齊天上地下人間所有精華的······”

“妖魔之地。”大瑕接著說。

“屁,那是世外桃源好嗎!”武檸反擊。

“說你走火入魔,你還不信,玩個游戲也能做這么奇葩的夢。”

“的確很奇葩,而且畫面還清晰可見歷歷在目。嘿嘿,大瑕,你猜我和扁鵲做了啥?”武檸賤賤一笑。

“你們私定終身了?”大瑕邊笑邊說。

“嘿嘿,差得遠呢,雖然里面的扁鵲真的很帥啊,完全碾壓式的帥嘛,可惜現實生活看不見這樣一個人啊。不過呢,扁鵲在峽谷幫我買了幾粒白術種子,說是白術久服能身輕延年,不知饑,而且紫色的花像他一樣,以后可以種滿峽谷送給我。”武檸自顧自的笑著。

“別笑了,大哥,你這是把游戲和思春結合在一起了。哈哈哈。”大瑕更加笑得放肆。

“切,不說了。我們打游戲可好呀?”武檸毫不在意大瑕的嘲笑,轉而換用乞求的語氣,因為她知道要是沒有大瑕帶飛,自己只會又被別的隊友罵,想想就氣。

“來呀。”說著大瑕和武檸就已經打開了王者榮耀。

“嘿嘿,我要先把扁鵲買下來,昨天晚上他求著我買的,我豈能不買。”武檸又是賤賤一笑。想起夢中扁鵲一臉認真要求她打游戲時將自己買下來,走時還不忘提醒‘買我,買我!’

“大哥,你真是夠了,對個夢也這么上心。”

“哪敢和你相比啊,你看看你和你那個男朋友每天膩歪的勁。”

我在峽谷等你

我在峽谷等你

作者:咸牛類型:科幻狀態:連載中

人生有很多無奈,但我們從未放縱自己的底線,依然追求心的自由,這才是愛情的意義。

小說詳情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