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最新資訊 >

《姐夫上錯人》小說章節目錄免費試讀 2

時間:2018-07-27 15:11:21編輯:皓雪殤

小說主人公是白穗周家顯的小說是《姐夫上錯人》,本小說的作者是酒家娘子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待新人宣誓完,白穗從花童手里接過戒指盒,顫抖著雙手親自遞上。這也是姐妹倆從小說好的,以后不管誰結婚,送戒指的必須是兩人當中剩下的那個。白穗承了她的姓,真的長得很白,一雙芊芊玉手又白又長,捧著深藍的戒指...

姐夫上錯人

推薦指數:10分

《姐夫上錯人》在線閱讀

《姐夫上錯人》 2 免費試讀

待新人宣誓完,白穗從花童手里接過戒指盒,顫抖著雙手親自遞上。這也是姐妹倆從小說好的,以后不管誰結婚,送戒指的必須是兩人當中剩下的那個。

白穗承了她的姓,真的長得很白,一雙芊芊玉手又白又長,捧著深藍的戒指盒,比里頭的鉆戒甚至還要耀眼。

周家顯淡漠的目光在那抹瑩白上停留了兩秒,掠過她同樣一張雪白素凈的臉蛋,取出嵌著碩大鉆石的女戒,利落地推進白杉的指根。

待白杉也同樣替周家顯戴完戒指,白穗才小小松了一口氣,退到一邊,又隨著伴娘團一起退了場。

婚禮的最后一個正式內容,是重要人物致辭。先由雙方父母打頭,再是兄弟姐妹,親朋摯友。

輪到白穗時,經過幾番心理準備的她,穩穩走到臺中央。

“尊敬的各位老師,呃……不對不對……”

“這姑娘一看就是讀書時上臺上多了!”

所幸的是,讀書時就被封為“笑顏女神”,白穗一個俏皮甜美的笑容就令場下完全忘了先前尷尬的一幕。

“新娘妹妹也很漂亮哦……”人群里雨后春筍般冒出了竊竊私語,“其實比起姐姐我更喜歡妹妹這款誒,甜死了,看著就好想欺負。”

“今天我最最心愛的姐姐嫁人了,說實話我真的壓力好大哦……”白穗換了只手拿話筒,笑盈盈的目光落在臺下姐姐身上,“希望在座的老爸老媽七大姑八大姨,催婚的節奏緩慢一點,拜托!”

臺下被逗得一片哄笑,白穗也趁著氣氛火熱功成身退,依偎到父母身邊去。

邊上免不了有人打趣,“杉杉嫁得這么好,穗穗可不能輸給姐姐喲!”

“姨婆!你講小聲點啦,”她壓低了嗓子,“以后要是嫁都嫁不出去,我還要不要面子了……”

周家顯話不多,僅是簡短的幾句致謝,雖然看著敷衍,但熟悉的親友都知道這位新郎官向來就是這副性格,成熟,穩重,一切全在默默無言的掌控之中。

換去繁瑣婚紗的白杉此時身著一身水藍色的長裙,緊貼著肌膚勾勒出完美的腰身,很顯女人韻味。

一段長長的致謝后,“說起來我今天有點不高興哦……”

白杉故意賣了個關子,才不緊不慢道:“早知道就把穗穗藏起來了,居然全程搶我風頭!”

臺下紛紛點頭,看多了粉妝玉琢的新娘后再看稍顯清麗的新娘妹妹,確實各有千秋。

又是一陣哄笑過后,白杉眼光一轉,“誒!說你呢,還看?”

被點到的男人是周家顯的大學同學,也是伴郎團的一員,剛才婚禮上伴娘伴郎結對走的時候,他正好跟白穗搭了一對,只可惜對方全程無視掉他灼熱的目光,沒有給他對視的機會。

男人摸摸領子,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可提前跟你們說好了,我妹妹可不是那么好追的,先過我這關懂嗎?”

臺下立馬有大膽的男士應和:“我報名我報名!能不能優先錄取的?”

白穗被鬧得不好意思,漲紅著一張臉恨不得鉆到地底下去。

婚禮全部的正式內容在一片笑鬧中結束了,已經餓得前胸貼后背的眾人紛紛拆筷開吃。

同時,最讓伴娘伴郎頭疼的敬酒環節也開始了。本來不勝酒力的白穗還以為今天非得喝個吐三天不可,沒想到本次伴郎團個個都紳士得不得了,紛紛搶著幫她擋酒。雖然被剛才臺上那出鬧得有點不好意思,白穗還是坦然受之,干脆躲到休息室里捏肩捶腰。

一扇門板隔離了一切紛繁熱鬧,休息室顯得分外安靜自在,白穗本就喜靜,便越發不想出去了。

“吱呀”一聲,靜謐中,休息室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白穗扭頭過去,看見英挺的男人低頭進來,擔心他以為自己在偷懶給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慌得立馬站起來,硬著頭皮喊了一聲“姐夫”。

周家顯找到桌上備用的帕子,一下一下耐心擦拭著西服腰擺處被人不小心灑到的酒漬,順手開了一顆襯衫紐扣,淡淡應著:“嗯,穗穗是么?”

不擅長同陌生人打交道的白穗面對著這個還不算熟悉的男人,一聲只有親近的長輩朋友才叫的昵稱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外套即便擦干還是有一股濃濃的酒味,周家顯皺了皺眉,隨手脫下丟到椅子上。只穿一件純白內搭襯衫的他,看起來更加年輕而英氣逼人。

“很累了?”

男人的問話輕飄飄的,白穗也放低了聲音,像在呢喃,“沒有……我馬上就出去。”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自然,周家顯也不再為難,“不用緊張,累了就多休息會。”

他離開有一會了,怕外頭找人,便也不再多做停留,靜靜替她把門帶上了。

少了那份莫名的壓迫,白穗松了口氣,卻是望著椅子上他的衣服,若有所思。

輕悄悄打開門,恰好一位服務員從跟前走過,被她攔住,“你好,請問可以借用一下吹風機嗎?”

“沒問題,您跟我來吧。”

雖然顯得有點操心過頭,但一向細心善良,從小就會更多照顧同齡人的她斟酌再三,還是抱著衣服跟著服務員走了。

白穗是個善于生活的人,懂得很多生活里的小竅門,這讓她周圍的人常常感到十分暖心,因此即便有些內斂而不善于社交的她也不至于被人排斥。

接通電源用熱氣吹了二十分鐘左右,果然衣服上的酒氣散了一大半,聞著也沒那么刺鼻了。

她把衣服交待給服務員小姐,請她送到周家顯手里。

“麻煩你幫忙交給那邊新娘旁邊的先生,嗯……就說衣服是你看見了幫忙處理的。”

初秋的季節,早晚氣溫相差很大,黃昏時分的空氣已經泛著陣陣涼意,透露著換季的信息。

周家顯陪著白杉一同安排不便回家的賓客入住酒店休息,穿著單薄的襯衫站在迎風口,確實感覺有些冷。

服務員及時送來的外套,以及她微紅著臉即便有些生硬的說辭,都令他感到心頭一暖。

穿衣動作間,他透過休息室的門縫看見一張仿佛鍍了一層月光一般的笑臉。

繁瑣的婚禮流程、應酬、送客……整整一天,強熬著耐心,到了這一刻,就像滾了又滾的開水,一點點蒸發掉了。疲憊、煩躁甚至懊惱,一點點正吞噬著他。

周家顯回了神,將最后一把房門鑰匙,送到客人手中。

此時一串笑聲從門縫里溜了出來,宛若盛夏從深井打上來的井水般清涼純凈。

正同母親一塊數著禮金的白穗羨慕道:“原來結一次婚有這么多錢哇,今天如果是我結婚就好了……”

姐夫上錯人

姐夫上錯人

作者:酒家娘子類型:都市狀態:已完結

作者筆下生風,文章有種情迷意亂、莊生夢蝶的氛圍。正所謂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小說詳情
ceo娱乐城真人游戏